第19章 江彬还没死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岳的质问,让在场所有重臣,包括杨廷和在内,都感到惊恐,这个问题着实不好回答。实在是诛心到了极点。

    应州大捷,这件事直接关系到朱厚照的身后名。

    比如文臣攻击朱厚照荒唐,喜欢用兵,劳民伤财,浪费国帑……但假如朱厚照是继承父志,不辞辛苦,北御强敌,维护九边安全,保护京城百姓,捍卫大明江山基业。

    这下子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且不说应州之战,是不是杀了小王子,光是此后几年,鞑子不再入寇,这已经是功劳泼天了。

    再有朱厚照还亲自上战场杀敌,不畏艰难,不惧牺牲。

    哪怕再挑剔的人,也不能说他是荒唐天子。

    只要这一点成立,那朱厚照重用宦官,这也就情有可原了。毕竟文官不听他的,勋贵不管用,不用宦官用谁?

    还有就是敛财,这一块也不是问题,汉武帝,唐太宗,就连本朝的洪武帝和永乐帝,哪一个不是竭尽所能,集中财力。

    敛财不是问题,关键是这些钱怎么花?

    用没用在刀刃上……

    顺着王岳的思路,朱厚照或许比不上朱棣,但也绝对是有为之君,甚至可以算是中兴之主。

    这个结果实在是超出了文官的接受范围。

    “王岳,你年纪轻轻,什么都不懂,凭着几条边报,就敢胡言乱语,你实在是可恶!”兵部尚书王宪直接开始骂人了。

    礼部尚书毛澄也黑着脸道:“王岳,先帝穷兵黩武,做事荒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若非如此,哪有你在这里高谈阔论。老夫以为,你还是不要添乱!”

    作为杨廷和的铁杆心腹,毛澄必须出来替阁老挡枪。

    王岳也明白,这位把话说得很明白,如果朱厚照不荒唐,朱厚熜凭什么继位?朱厚熜要不是皇帝,你王岳算什么东西?

    你小子还敢胡言乱语,良心被狗吃了?

    王岳又岂能被他们给吓唬住。

    “毛部堂,王部堂,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可都是先帝提拔的臣子,没有先帝天恩,哪有你们今天?王岳虽然年幼,但我知道一个道理,我是潜邸的人,我是陛下的臣子,谁对陛下不利,我就跟他拼命,不管是谁,哪怕拼了命,也要咬他一块肉!你们这些先帝的臣子,为什么用最大的恶意揣测先帝,为什么刻意忽略先帝的功绩?先帝继位之初的确年幼,但毕竟坐了十六年的龙椅,岂是能用荒唐二字概括的?正德一朝,要是落下这么个评价。先帝面子不好看,诸公身为先帝的老师,重臣……就不扪心自问吗?明君贤臣,昏君之下,佞臣不少!”

    “王岳!”

    到底是兵部尚书,王宪脾气真大,竟然直接扑过来。

    “你这个小奸贼,鼓弄唇舌,混淆黑白,老夫是不能容你了!”

    这位双目喷火,举起拳头就要打人,这也是文官的传统艺能了。

    可别小觑文官的战斗力,就像王岳这样的,惹得群情激愤,给打碎了脑袋,命丧朝堂,也不是没有过。

    “住手!”

    朱厚熜突然大喝,这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一个红脸少年,三步两步,就冲到了君前,把王岳和王宪隔开。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炳!

    他一句话没有,只是怒视着王宪,手按在绣春刀上。

    此刻,他的飞鱼服,格外耀眼。

    只要一句话,就拿下你王宪老匹夫!

    不光是陆炳来了,其他的侍卫也都跟进来,这就是朱厚熜任命他的原因所在。果不其然,王宪被镇住了。

    硬的不行,那就只能讲理了。

    杨廷和终于开口了,“王部堂,你退下吧。”

    王宪后退,可脸上满是怒火,显然被气得不轻。

    这时候朱厚熜才淡淡道:“陆炳,你没事往殿上跑什么,还不退下!”

    陆炳躬身,也退了出去。

    事到如今,杨

第19章 江彬还没死(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