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干殿下的秘密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庶子大胆!”

    杨廷和愤怒地拍着桌子,豁然站起,稀疏花白的头发,根根立起。能把首辅大人气成这样,可见这事情的麻烦。

    江彬何许人呢?

    有这么大的威力?

    他本是个小军头,后来靠着走锦衣卫指挥使钱宁的门路,得到了朱厚照的喜欢,一路高歌猛进,不光成为军中大将,而且还成了朱厚照的干儿子,尽管他年纪比朱厚照还大了许多,可他还是欣然认了干爹,光荣地成为干殿下。

    牺牲这么大,江彬得到的回报就是宣府、大同、辽东、延绥,朱厚照破例封他为四镇统帅,并且将四镇精锐集中到京城,交给江彬训练。

    这些人马,成为了应州之战的主力。

    在战场上,他们奋力杀敌,赢得了几十年未有的胜利,终于将鞑子打退,从此边境安宁,江彬也是应州之战的大功臣,深得朱厚照喜爱。

    在朱厚照染病期间,能接近天子的外臣之中,除了杨廷和,就是江彬。只是江彬并非杨廷和对手,他被杨廷和设计拿下,以图谋不轨的罪名,打入诏狱。

    按理说,杨廷和可以直接诛杀江彬,根本不用留给朱厚熜。可是他毕竟是首辅,并非宰相,不能替天子做主。

    当然了,这也是杨廷和矫情,他不想留下擅自杀人的口实。反正江彬也是个死人了,新君到了,还能留他的狗命吗?

    杨廷和就倒霉在了自信上面,如今王岳去诏狱见江彬,别说应州之战的事情,就连正德皇帝之死,宫中变故,全都会掀出来。

    你扬大首辅,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别人不知道,江彬还能不知道。万一掀出来,岂不是天下大乱?

    试问杨廷和,还有什么脸面留在朝堂!

    “该死!”

    杨廷和怒了,脸色铁青,他就应该早点把江彬除掉,而不应该留下祸根。

    现在要怎么办?

    绝对不能让王岳见到江彬,绝对不行!

    杨廷和正在愤怒之际,突然儿子杨慎来了。

    “父亲,刚刚刑部送来了密信。”

    杨廷和脸色很冷淡,都是刑部不行,他们怎么还有脸给自己送信?杨廷和随手打开信件,扫了几眼,等他看过之后,脸上的怒气居然奇迹般消失了。

    “诚如是,让那位小王大人见见江彬,也不是不可以。”杨廷和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

    诏狱之中,阴气森森。

    浓烈的味道,直刺鼻孔。

    幸好没有吃东西,不然非要吐出来不可。

    牢头偷眼看王岳,见他面色难看,忍不住道:“小王大人,凡是进了诏狱的,就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了,十个进来,十个死。早死晚死,早晚都要死,您少年得志,何必来这沾晦气,要让小的说,您看一眼就回去,待久了对身体可不好……”

    “多谢关心,本官奉皇命而来,岂敢临阵退缩,莫非你想怂恿我抗旨不成?”

    牢头吓得连忙闭上了嘴巴,不敢多话了。

    他们这一路人,最会察言观色,欺软怕硬,见王岳气势汹汹,自然不愿意得罪,赶快带领着他,到了诏狱最深处。

    这里面常年不见阳光,也不通风,潮湿腐臭,混合着无数的味道,就像是臭袜子放在泔水里,在太阳下面,暴晒三天,然后再加入老和臭豆腐,鲱鱼罐头,搅在一起。就算是老八在这里,那也要跪啊!

    王岳算是相信了狱卒所说,就算好人,在诏狱里待些日子,也会染病的。

    终于,他来到了一间大牢的前面。

    这个房间非常特殊,围栏用的都是最好的硬木,结实程度,比起铸铁也不差分毫。

    里面光溜溜的,只有一根柱子,上面拴着铁链,而铁链的另一头,则系着一个人形物体。

    说是人形物体,那是因为王岳也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人?

    只见他身上披着破碎的布片,四肢躯干有大片皮肤外露,而外露的皮肤,没有一处是好的,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一条腿还有明显的扭曲,一截骨头支出,在小腿上形成一个碗口大的包。

    里面的骨头断裂,淤

第20章 干殿下的秘密(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