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童渊一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听了张浩的话,五人有些不知所措,随后陷入了沉思。

    “多谢小少侠。”为首一人对着张浩施了一礼,拿起装着干粮的包袱带着其余四人走了。

    而男子则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张浩,没有想到,如此年轻的一个孩子,竟能做出这些举动。

    “小子张浩,多谢壮士相救。”张浩见几人走了,来到男子面前,深施一礼。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

    “壮士,小子见您在山上下来,不知壮士是否知道童渊前辈是否住在山上。”张浩看这男子在山上下来,身手又这么好,猜测他可能跟童渊有关系,试探着问道。

    “哦?你是什么人?”男子警惕的问道。

    “小子是郑玄郑大家的义子,是义父让我来拜童渊前辈为师的。”看到男子的表情,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郑大家?”男子沉吟一声,皱眉思索。

    “壮士,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跟我走吧。”男子说了一声,转身向山上走去。

    “壮士?”张浩赶紧跟了上去。

    “在下童飞童鹏举。”童飞边走边说。

    “童飞?童渊前辈是?”

    “家父”童飞淡淡的回了一句。

    顺着山路,两人边聊边向山上走去,原来童飞是童渊的儿子,这次是准备进城买东西的,却在路上遇见了张浩。

    两人说着话很快到了山顶,在山顶,被整理出很大一片空地,就好像把整座山的山尖给削去了一样。

    在空地上,有几间茅草屋,一个大笼子里养着几只鸡鸭,另一侧则是一个马厩,里面有三匹健硕的马匹,屋子前面,是一片菜地,种着各种青菜一位妇人正在菜地里除草。

    妇人看着有三四十岁,并不艳丽,却很漂亮,如果要去形容的话,就是风韵犹存。

    而在屋子后面,则传来一阵呼喝声,听那声音,应该是个孩子。

    “母亲”童飞呼唤一声。

    “哦?这么快回来了,这位是?”妇人抬头,见到童飞身边的张浩,疑惑的问道。

    “母亲,这位是郑大家的义子。”童飞解释道。

    “子瀚,见过伯母。”张浩上前见礼。

    “哦,子瀚免礼”妇人虚抬双手。

    “母亲,孩儿带先带子瀚去见父亲了。”

    “恩,去吧。”

    “子瀚跟我来。”童飞说着,朝屋子后面走去。

    “有劳鹏举大哥了。”张浩随后跟上。

    绕过茅草屋,来到屋后,只见屋后的空地比前面还大,到处是石锁、木桩之类的东西,简直就是个小型校场。

    在边缘有着一棵大树,一位四十多岁的壮硕中年,坐在树下喝茶,而在小校场上,一个八九岁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正在挥舞着一杆和他身高不成比例长枪,汗水打湿了衣服也浑然不觉。

    “父亲。”童飞带着张浩来到童渊面前,躬身说道。

    “晚辈张子瀚,见过前辈。”张浩也躬身行礼。

    “你是康成兄的义子?”童渊微微抬头,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正是,

第十章 童渊一家(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