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世界线收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有朱由检一个人知道,他背负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陕西、山西的欠饷,朱由检清楚其后果,但是只能看着陕西山西的局势恶化,而毫无办法。

    因为在崇祯年到来之前,早在万历年间,大明就正式进入小冰川时代,而进入小冰川时代最鲜明的特点就是冬天不下雪,而这雪会落到来年开春春耕之后。

    要不然建奴也不能神经病一样,每次都冬天进攻,大雪封山的时候,人马困顿怎么进攻?但是不下雪,建奴当然就没有这个困扰了。

    而小冰川时代,往往伴随着无数的恶劣天气,比如大旱。

    崇祯年间的大旱,足以让陕西、山西的任何政策,化为乌有,民乱必起,其势浩浩汤汤,如同龙门的黄河之水一样,不可阻挡。

    这就是朱由检始终,没有理会陕西山西的民乱的缘故。

    但是现在,京师居然在十一月开始下雪,瑞秀兆丰年可不是句玩笑话。

    但凡是春耕前的雪,那都是来年丰收的迹象,秋蝗产卵都会被冻死,明年开春至少京师蝗灾,不再是他的心头大患。

    “东厂的番子尽数出动,前往宣府、大同、太原、西安、秦凤、赵州、开封、临淄、大名等地,但凡是大雪至,则快马加鞭。王大珰,速去安排!快!快!快!”朱由检接过了油纸伞,心情大好。

    他的记忆力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叫做蝴蝶效应。

    任何事物发展均存在定数与变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同时也存在不可测的变数,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影响事物的发展,证实了事物的发展具有复杂性。

    按照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来看,大明必亡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朱由检对自己的目标要求不高,就是在李自成进京之前,尽量削弱建奴的实力,同时将建奴的军力的强大和野心,让天下人得知。

    若是能够在大厦将倾的时候,将建奴压死,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到那时,不管是李自成也好,张自成也罢,刘自成也行,他们进京之后,能够认识到建奴的狼子野心,能够认识到建奴的军力强大,正确应对,肉最后烂在了锅里就是好事一桩。

    但是蝴蝶效应里,有一个典型的例子,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算是混沌学应用的典范。

    朱由检深知他就是那个历史必然趋势的变数,而此时变数是好时坏,尚未可知,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他这个变数,京城才下了雪,还是因为东南亚的蝴蝶扇动了翅膀下了雪。

    但是很快朱由检心中的疑虑就消失不见,因为大同宣府也在下雪,耿如杞前往大同府的路上,在宣府暂留了脚步。

    很快钦天监就报上了太原和西安的雪花纷纷扬扬,这是一场大范围的降雪,几乎整个北方,都下了雪,让人喜上眉梢。

    而朱由检罕见的出宫,前往了天坛大亨殿,为大明的江山社稷祈福,而且乾清宫的小膳房也跟着到了天坛斋宫,为皇帝做斋饭。

    祭祀是需要斋戒的,而朱由检很罕见的违背了一个无神论者应该有的矜持,在天坛斋戒了三日,辍朝三日,祭祀了天地。

    “要是不灵,就把天坛拆了,下次到山川坛祭祀去!”朱由检上了柱香,低声说道。

    直到朱由检回宫,路过崇文门外的煤市口的时候,才有些恍然,煽动翅膀的并不是东南亚某个蝴蝶,影响大气这个混沌系统的正式朱由检本人。

    他下令惜薪司改柴为煤,京师周围伐木瞬间停了,而这种百万人的伐木之事骤停,虽然绿植恢复尚需些年份,但是大气已经开始反馈了起来。

    朱由检对是否能够力挽狂澜的热情和信心随着一场大雪,彻底乐观了起来。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朱由检回过头,看了一眼张嫣的大红袄,笑的极其开心。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朱由检站起身来,对着窗外的大雪,吟了一首高一语文第一篇,背诵并默写全文的诗词,沁园春·雪。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张嫣本来还在为朱由检那句红妆素裹,分外妖娆弄的有些心神恍惚,而最后一句,让张嫣整个人都有些触动,看向朱由检的神色都有些迷离。

    这个年轻的大明天子,看起来格外的可靠。

    “太祖的诗词,我借来用用。”朱由检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大明太祖写的诗,不都是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吗?”张嫣一乐,笑着问道。

    他们说的不是一个人。

    “后两句呀,三声唤出扶桑日,扫尽残星与晓月。我大明太祖的文采也算是可以的,这两句就霸气侧漏。”朱由检笑着打着哈哈。

    不论是文采,还是价值观、大局观,都不太相同,根本不是一人所作。

    陕西、山西的民乱的根源在于吏治的腐败,更多的原因,是大明的朝堂,失去了对地方的控制,而这种失去,有主动,有被动。比如放弃驿站的话,难道是地方搞的鬼?

    “京师的冬天已有三五年没下雪了吧。”朱由检哈着热气,看着雪花纷纷扬扬,心中的喜悦更胜一筹,自从登基以来,最大的利好消息已经出现了。

    “皇叔,毕自严这两天上了道奏疏,皇叔斋戒,我就暂且压下来了,陕西、山西军饷欠俸的事,大约是应该解决了。”张嫣将一本奏疏递给了大明皇帝。

    朱由检看完奏疏,面色大喜过望,他终于搞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大明厂卫鹰犬之能,不必多说,但是随着朝内大户们借名财产越来越多,哪怕是魏忠贤抄家,都只能抄出一地鸡毛来。李自成在京城,到底是怎么抄了七千万两金花银,是朱由检内心一直以在最特么疑虑的地方。

    凭什么李自成可以,大明鹰犬却不可以?明明是大明皇帝先抄家的!

    第二件事,为何孙承宗这两天反复提起陕西、山西欠俸,这一点不符合孙承宗的性格,大明皇帝没有钱,你说的次数再多,大明皇帝还能无中生有?!

    其实都是因为毕自严这里传来了第二个利好消息。

    大明京师也好,地方也罢,经纪无数,这些经纪买办,都是这些朝臣们的借名的对象,但是这些经

第八十六章 世界线收束(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