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祸从口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自成的主要部队是陕西的欠饷的基层军将,这批人是李自成的中流砥柱。

    既然朱由检已经决定了要解决欠饷问题,虽然还在思考如何解决,但是既然李自成是个人才,那就没必要让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因为大雪至,归化城的气氛得到了缓解,耿如杞至少有一个冬天的时间,去梳理大同这个九边之一的军镇,郭怀礼待在大同府每日以斗鸡为乐,也没事干,他领了圣旨,就奔着李家站而去。

    “小民李鸿基见过郭百户。”李自成莫名其妙的看着寻他来的锦衣卫百户,心中虽然惊骇,但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杀文举人的事,是文举人罪有应得,也已经结案,哪怕是锦衣卫的百户,不应该以此治罪。

    “你家夫人韩金儿与村里的盖虎通奸,万岁调阅民信局文书时,偶然得知,亲自下旨,让某处理下此事。某从大同府赶来,九日行几千里路,人马困乏,但是依旧将两人抓回了驿站看着,这两人,你意下如何?”郭怀礼在处理李自成的事上,还是比较谨慎,首先听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此事万岁叮嘱要万事从秘,此行目的仅告诉你一人,你切莫不可张扬。”郭怀礼又嘱咐了一句,大明皇帝是考虑到了李自成的面子,若是大张旗鼓的传令地方官去办,李自成这个人就和原来历史线上一样,彻底毁了。

    李自成乃是米脂李氏大户,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是还没到过不下去的时候,裁撤驿站,李自成下岗,并不是李自成走投无路的原因。

    李自成从驿站离开以后,投靠了舅舅王国名下,一度混到了大明把总的身份,走投无路,是因为李自成身上背了两条人命。

    韩金儿和盖虎。

    李自成被下岗后,回到李家站,听说了韩金儿和盖虎通奸之事,愤而杀之,两条人命背在身上,才彻底导致了李自成走投无路。

    若是大张旗鼓的操办,大明皇帝岂不是逼的李自成走投无路?他想收束的世界线还怎么收束?

    至于韩金儿与盖虎通奸之事,已经传得李家站人人皆知,唯有这个帅小伙还蒙在鼓里。让郭怀礼心生几分怜悯。

    而李自成在驿站中,弓马娴熟,年年考评都是上上评。

    “啊?”李自成目瞪口呆的看着郭怀礼,他还以为绣春刀、飞鱼服的锦衣卫找到他,是为了文举人被杀一事,结果却是这等私事。

    惊骇的同时,李自成也瞬间想明白了,为何每次回家,韩金儿都是爱理不理的模样。不管是早出还是晚归,还是和驿卒们出去吃酒,韩金儿都是不闻不问。

    大明妒妇成风,不管是朝中的三公九卿还是乡间走卒,妒妇都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这是社会风气使然。但是韩金儿从来不妒,因为韩金儿从头到尾都拿李自成当做是个拿钱回家的人。

    “真的吗?”李自成怒极,瞪着眼睛问道,而另外一只手攥着拳头,指甲已经嵌在了肉里,血顺着拳缝滴落到了地上。

    郭怀礼慢慢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将李自成攥紧的拳头掰开,叹气的说道:“得亏没有生育子嗣,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呀,这事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了,也就万岁爷和少数几个内侍知道,没人会说出去的,安心了。”

    “万岁爷呢,是个宽仁的君主,他让我把你带回北京城,你收拾下。我也有些乏了,这事万岁爷已经知道了,按照大明律,有夫奸杖九十,你若是随意妄动,虽然大明不禁私刑,但是仍然会背上官司。”郭怀礼还是劝了一句。

    《问刑条律》第九章,刑律一,规定一种人命官司不用偿命,那就是杀死奸夫。

    但是这事一旦牵扯到了地方,就会异常的麻烦,李自成妄动,还是会惹上官司,因为需要抓奸抓双,需要有抓奸的证据,但凡是涉及到这种官司,基本上会弄的人尽皆知,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但是这事若是锦衣卫办案,那就没人敢过问了。

    杖九十,是郭怀礼的一个建议,但是李自成执意要私刑,他郭怀礼只能说去县衙疏通下关系,尽量不让李自成背上官司。

    真的打实了,杖三十都能要人命,看李自成的意思,郭怀礼也清楚了奸夫**,估计一顿乱棍打死,就可以交差了。

    郭怀礼自始至终,都对韩金儿和盖虎没什么怜悯之意,他是来办皇差的,万岁说让李自成满意,心中无怨怼的进京,那郭怀礼自然会坚决执行。

    次日的清晨,鸡鸣晨曦,郭怀礼好不容易睡了个饱,打开房门的时候,才看到李自成抱着膝盖,在房门外睡着了。

    “不至于,大丈夫何患无妻?”郭怀礼看着李自成神伤的模样,只能摇头。他想了想,还是叫醒了李自成。

    郭怀礼喝了一杯早茶,看着李自成问道:“这二人你当如何?”

    “按大明律法就是,生死全看天命了。”李自成是真的想了半晚上,从最开始的激奋,到最后的黯然神伤。

    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惜韩金儿并不珍惜。

    李自成跟着大明锦衣卫归京,虽然听闻让他去万岁山看护树木,有点让他摸不清楚头脑,但是他依旧是策马狂奔,一路北上。

    皇帝召见,他敢不去?

    而此时的京师城内,大明皇帝正在为一件琐事头疼不已。

    因为张嫣违制了。

    虽然懿安皇后因为皇权的交替,并不需要她戴孝披麻的守孝,自从梓宫送到太庙之后,张嫣也一次未曾去看过,但是不管是朝臣们还是京师的笔正们,也挑不出理来。

    这都是大明朝的传统。

    但是大明皇帝的一首新词问世,沁园春雪的诞生,本身表明了一个雄主的野心和对时代的渴望,其激励作用还未体现,倒是招惹了朝中清流们,争相上书。

    因为懿安皇后穿着件红袄,不用披麻戴孝不假,但是穿大红色属实过分了些。

    红妆素裹,分为妖娆。

    此句似乎也坐实了懿安皇后,当日前往天坛斋戒,的确穿的是大红袄。

    “这些人整天闲的没事干,就盯着别人穿什么吗?!”朱由检略微有些头疼的扔出去了手中的奏疏。

    张嫣穿红袄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大亨殿很冷,没有地火取暖。

    三大殿、乾清宫、坤宁宫、慈庆宫、慈宁宫、文华殿等大殿,在修建的时候,都已经铺好了烟道,并且有惜薪司的内侍们,每日负责填柴取暖,只不过现在是填煤了。

第八十七章 祸从口出(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