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墨兵笔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是说朱由检在没有见到李自成的时候,或许对挽救大明朝的颓势还抱有一丝丝侥幸,当李自成出现在朱由检面前之后,朱由检对大明朝的破烂不堪,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是大明的官军不够勇武吗?

    不管是王二、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其实大明的官军多次打败他们,打的他们溃不成军,高迎祥被杀的那年,李自成已经被逼到了角落,仅剩二十一骑卒跟随。

    甚至连李自成的第二任夫人,邢夫人,都跟着属下的高杰跑了。高杰投降大明,还混了个兴平伯的身份,高杰死后,邢夫人甚至勾搭过一点时间史可法,要不是史可法瞧不上高杰的匪军出身,邢夫人说不定还能继续混个督师夫人当当。

    在如此局面下,李自成没有投降,他手下的二十一骑卒没有投降,并且很快就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在松锦大战中,大明再次输得一败涂地,再也没有了对付李自成的实力。

    一次次的起义,一次次的失败,又一次次的起义,是大明的百姓们,真的没有活路了。而每次李自成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是偶然吗?

    是必然。

    “万岁爷,臣此次前往皮岛,发现件事。”王承恩有些犹豫,最终还是低声说道。

    “讲吧。”

    “漳州、泉州商贾,共计七十余家,与福建海面的红毛番进行商贸,获得火器、硝石、火炮,烟草等物,这些物品,他们并不会在月港卸货,而是直接转运至辽东,货于建奴,随后在辽东购入大量的粮草,贩卖至津口,由津口转卖至京师,携带大量白银,再次回到漳州泉州。”王承恩尽量让自己的话说的明白些。

    这是一个交易链,这是一个三角循环。

    由漳州、泉州的海商,用丝绸、瓷器等物,换成火炮,送到后金,变成粮食,送到京城变现成为银两,在返回漳州泉州。

    三角形最为稳定,所以三角贸易根本无法拆穿。

    而漳州泉州商贾的财富密码,被朝廷悉知,却毫无办法。

    “玩的高明,还是我大明明公们玩的高明。”

    朱由检不住的点头,这就是现在大明朝的现状,人人都趴在大明这颗大树上,吸收着最后的营养,享受着最后的狂欢。

    怎么破局?

    其实也挺简单,就是大明皇帝一道诏书,让现在龟缩在濠镜的大小弗朗机人获得在大明合法贸易的权力。

    但是这么做的恶果,就是大明的很多命脉,就会假手于人,尤其是火炮类的国防科技树,也都由大小弗朗机人掌握的下场,就会陷入清末的困局。

    所以,朱由检根本没得选。

    既然解决不了他们,那就加入他们。

    他也可以参与其中,毕竟现在郑芝龙已经开着封舟回到了江南,但凡是他打开一些局面,这种财富密码的运输环节就可以尽数破之。

    收拢权力的过程是一步一步来的,并不是一蹴而就。

    王祖寿匆匆的跑进了乾清宫的正殿,离得很远俯首说道:“万岁爷,皇后千岁那里发了好大的脾气,万岁爷要不过去看看?”

    朱由检用力的拍了下脑阔,该来的终归是来了。周婉言这个小丫头终于忍不住了。

    “婉儿怎么了?是哭了?还是摔东西了?还是闹着要投井?到何等地步了?”朱由检疑惑的问道。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都是升级的套路,开始哭,不搭理她就会闹,闹的凶了就是寻死腻活。哪怕是大明皇宫,其实也躲不过这样的命运,大明的皇后是一个嫩出水的小丫头。

    “那倒没有,皇后千岁把给万岁做好的冬衣给剪,把棉掏了去,说要做个褥子。”王祖寿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朱由检不由得点头,周婉言还是长大了些,没有哭没有闹,更没有寻死腻活。还是在发小脾气。

    这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

    “王伴伴就在正殿,我去坤宁宫看看去。”张嫣离开了偏案,看着王承恩,其中的包含着冷厉和担忧。

    朱由检和明公正面发生了几次冲突。

    包括西山煤局、通惠河、文渊阁人选、辽东战局安排、皮岛增饷、一力督促督办王化贞、给户部站台清查账目等等,这一些的活动,无不是在和大明明公正面打擂台。

    大明明公也试图刺杀大明皇帝,不管是鸿胪寺的茶汤,还是大亨殿的熏香,可惜,都被大明皇帝巧妙的化解。

    大明皇帝又不修仙,也没有那么多的宫女在身边,想搞宫女怒从心头起,额从胆边生的把戏都不能。

    大明皇帝生活的乾清宫,固若金汤,根本无处下嘴,明公们不是没有试图渗透,但是徐应元这样的信王府近人,等闲都见不到大明皇帝,内侍行刺这件事也不大行。

    其中关键,与张嫣住在乾清宫,功不可没。

    朱由检至今没有落水、中毒、服用奇怪丹药、日夜笙歌、身体日益消沉,都是依托于这铁桶一样的乾清宫。

    张嫣终于舍得离开乾清宫,前往坤宁宫,哄一下大明的皇后,但是依旧不太放心的看着王承恩,她不太想发生当初的皇帝落水的戏码。

    现在的大明皇帝,比先帝做的还要过分。

    “万岁爷,倪元璐已经几天没上朝了,据说去了长陵哭坟去了。”王承恩刚回到了京城,就开始了几年如一日的辅佐,他没说一句路途上的辛苦,但是朱由检开始看到了王承恩的右手,不太利索,甚至用着左手。

    “朕知道,让他哭,哭个够,看是丢了大明皇帝的脸面,还是丢了大明明公的脸面。”朱由检当然知道倪元璐去了哪里,他跑去朱棣的坟头痛哭流涕,周围一大票的笔正围着倪元璐,京城的坊刻,已经加班加点的开始舆论造势。

    哪怕是钱谦益已经出京,前往辽东,商定和谈之事,但是朝中主战的人,依旧是如同按下葫芦浮起瓢,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因为大声的喊出主战,可以获得大量的名望,但是朱由检已经把倪元璐整年的俸禄给扣了。

    三天不上朝,连请假都没请,不扣他的工资,说不过去。

    若是一天故无辜不回朝,就是罚俸三月,如果两日无故不回朝,就是罚俸六月,若是三日无故缺勤,就是罚俸一年。

    若是他哭坟十天半月的,大明皇帝就能够责令让他滚回老家了。

    比如出版过《颂天胪笔》的复社笔正朱长祚,就在忠烈传中,添了倪元璐之人的简述。

    倪元璐作为铁杆阉党,居然能够被东林党的复社提名忠烈传,可见大明朝朝堂的魔幻。

第九十章 墨兵笔战(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