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夏侯琢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丢丢的生活似乎在经历过短短的两天起伏之后回到了平静,每天第一个到教室开门,为教习燕青之打水泡茶,每天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打扫之后锁门。

    就连被他打过的张肖麟都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也许是因为知道了这两天他和夏侯琢走的比较近,人人都怕夏侯琢。

    人啊,就是这样,不然狐假虎威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李丢丢可不想做狐假虎威的那只狐狸,接下来的两三天他都没有在食堂遇到过夏侯琢,想着那个家伙多半只是觉得自己奇怪所以才有接触,以后应该就不会再有牵连了。

    终于到了在书院上课的第九天,李丢丢的心情都已经开始按捺不住,他越来越坐立不宁。

    十一岁的孩子所有的情感寄托都在师父身上,明天就能休假一天,明天就能再见到师父,夏侯琢说师父一定会去那个道观外边等他,李丢丢深信不疑。

    “小子。”

    就在这时候张肖麟趁着燕青之出门的时候朝着李丢丢喊了一声,这一声喊出来李丢丢倒是没什么反应,把刘胜英吓得哆嗦了一下,这个孩子到现在还没有适应离开家的生活,虽然他每天停学之后都会回家。

    整个雁塔书院里唯独李丢丢是个异类,他在每天下午停学之后也不能出校门,因为这是燕青之单独给他定的规矩,理由是他是穷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道理。

    李丢丢侧头看了看张肖麟,没说话。

    张肖麟冷笑着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攀上夏侯琢那根高枝了?我告诉你,他完蛋了,你也完蛋了。”

    李丢丢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紧。

    “夏侯琢怎么了?”

    李丢丢问。

    张肖麟笑着说道:“你难道没发现在书院里已经有几天见不到他了?”

    李丢丢又问:“夏侯琢怎么了?”

    张肖麟道:“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呼的一声,张肖麟面前恍惚了一下,然后身子就莫名其妙的拔高了......他比李丢丢要高小半个头,可就是在刚刚那一瞬间,他被李丢丢单手抓着衣领举了起来。

    李丢丢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再问你一遍,夏侯琢怎么了。”

    已经被李丢丢打过两次的张肖麟怎么可能不害怕,脸色都白了,可还是强撑着。

    “我告诉你李叱,你已经没有靠山了,夏侯琢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已经被打死了,你给我小心点,没有夏侯琢罩着你,我看你还怎么横行。”

    李丢丢脸色大变:“他被打死了?”

    张肖麟哼了一声:“怕了吗?怕了还不赶快把我放下......

    啊啊......来。”

    嗖......

    张肖麟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一下子摔得岔了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再看时李丢丢已经不在教室。

    夏侯琢说过,如果有事的话就到那个独院去找他,夏侯琢到底有多特殊李丢丢还不清楚,可是他能在四页书院这种地方住在那么特殊的一个独院里,就已经说明一些问题。

    正因为这样,李丢丢觉得在书院里没有人敢去招惹夏侯琢,张肖麟说夏侯琢死了,李丢丢不信。

    他一路狂奔跑到独院外边,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居然有点抖,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一路跑过来的原因。

    那小院的门关着,李丢丢咽了口吐沫,抬起手想敲门的时

第十五章 夏侯琢(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