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是相见还是怀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天。

    李丢丢无比期待的第十天终于来了,一早起来他就忙活起来,把身上的院服脱了换回来自己本来的衣服,虽然破旧可他自己已经洗的干干净净。

    拿上东西准备出门,可是转念一想师父还没有见过自己穿院服的样子,于是又跑回去换了,大包小包的带了好多好多东西,有吃的有酒,吃的是昨天下午吴婶就帮他准备好的东西,酒是从夏侯琢那里借来的,夏侯琢说以后必须得还。

    夏侯琢还对他说......你想要的一切东西都得自己去争取,而不是习惯了别人给你的施舍,不要以为那是占了便宜,那是把自己变成了奴才。

    李丢丢带的东西多了,走路就显得笨拙,从书院到无为观要走至少四里路,但他不觉得辛苦,还觉得自己带的少了。

    到了书院门口刚要出门却看到教习燕青之站在那在等着,李丢丢看到燕青之就有些慌,小孩子见了老师大概都是这种感觉。

    燕青之语气平淡的说道:“我要出门办事,正好与你要去的地方顺路,上车吧,我载你一程。”

    一时之间李丢丢有些不适应,燕青之可几乎都没有对他这样和颜悦色过。

    他上了门外的马车,燕青之指了指马车上的一个包裹:“这里面有两套衣服,是我穿旧了的,本不打算要了,想着扔了也是扔了,你.....”

    “谢谢先生。”

    李丢丢把把布包取过来抱在怀里,也没再多说什么。

    燕青之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昨日去见夏侯琢了?”

    “是的先生。”

    “以后少去。”

    “好的先生。”

    燕青之似乎也察觉到了气氛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两人都陷入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燕青之看了李丢丢一眼后说道:“你和夏侯琢不是一类人。”

    “我知道先生。”

    燕青之说一句李丢丢回一句,燕青之似乎也没了兴致,再不多言,马车顺着大街缓缓向前,这四里的路程就好像比走路还要慢,谁也不说话,车厢里安静的像是没有人,可是没人不会这么尴尬。

    “到了。”

    燕青之的马车停下来,他看了李丢丢一眼:“我送你来,是想让你师父看到你是坐车来的,是想让他知道进了书院的你确实不一样了。”

    李丢丢心里一震,下了车之后朝着马车里的燕青之俯身一拜:“多谢先生。”

    “你去吧。”

    燕青之一伸手将马车帘子拉回来,马车继续向前走了,其实燕青之没什么事做,也不是顺路,他只是想看看那位令他尊敬的老人家是什么模样。

    老人家没来。

    李丢丢站在无为观门口举目四望哪里有师父的影子,无为观门口是一片空地,一眼能看个遍,李丢丢带着一堆东西站在那的时候,茫然的不像是找不到谁,而是把自己丢了。

    一个孩子置身荒野一个人都看不到,大概就是此时李丢丢的心情。

    “师父......”

    李丢丢不停的往四周看着,可是视线所及之处根本就没有他师父的影子,他不甘心,跑到无为观一侧看了看,没有师父,又呼哧呼哧的跑到另外一侧看,还是没有师父。

    再坚强的孩子也是孩子,李丢丢哇的一声就哭了。

    远处的一棵大树后边,一身脏污的长眉道人躲在那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丢丢,在李丢丢嚎啕大哭的那一刻他是真的差一点就没能忍住想冲过去抱抱孩子。

    可是

第十六章 是相见还是怀念(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