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见总是小欢喜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丢丢来见他师父长眉,可是不只来了一个李丢丢,往往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夏侯琢来了,往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教习燕青之也来了。

    胳膊上还挂着绷带,夏侯琢看着那个小家伙抱着他师父的样子,鼻子酸溜溜的,居然还有那么一丢丢羡慕。

    那道人又脏又臭又老又穷,可是夏侯琢看着,只觉得那应该就是父亲应该的样子吧。

    他的父亲呢?

    高高在上,最起码在这冀州之内没有人敢去招惹他父亲,然而他印象里的父亲和老道人的样子却怎么都重合不到一处去,仔细想了想,越想越羡慕。

    冀州城里有一条小河,河边常有人赏风景,河边空地上,李丢丢把包裹打开,取出来一口铁锅,没错,是一口铁锅,还有筷子笊篱盘子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

    在河边把铁锅架好,又跑去不远处的水井打了一桶水过来,就在河边烧水。

    “吴婶说,饺子就得刚出锅的才好吃,剩下的味道就变了。”

    李丢丢变戏法的似的把一袋一袋饺子取出来,生的。

    老道人坐在他身边看着,眼睛里都是星星,不是眼馋那些饺子,而是看着李丢丢满眼都是欣慰。

    饺子下锅,李丢丢认认真真的样子有些小帅。

    “吴婶还说,饺子鼓起来就算熟了。”

    他蹲在铁锅边上看着锅里的饺子:“怎么还不鼓?”

    就在这时候三个身穿捕快官服的人大步过来,三个人都皱着眉头,看到李丢丢身上的院服之后显然犹豫了一下。

    可是又看到长眉道人身上的衣服,三个人眉宇之间的厌恶就变得浓烈起来。

    “这位公子,请问是在施舍要饭花子吗?”

    其中一个捕快抱拳,客客气气的对李丢丢问了一句。

    李丢丢脸色一寒:“谁是要饭花子?”

    老道人连忙一拉他:“别和官爷争执。”

    他起身拜了拜一脸歉疚的说道:“三位官爷,我就在这吃口饭,吃完就走,很快就走。”

    为首的捕快上上下下看了看老道人,然后忽然就一脚踹过来:“公子好心,你还真敢吃?!”

    他师父已经饿了多日哪里还有力气躲闪,被捕快一脚踹翻,那捕快换脸比翻书还快,踹翻了老道人后朝着李丢丢的时候又变成了客客气气的样子。

    “这位公子,玩够了就回吧,这样的老花子有什么可照顾的,节度使大人有严令,冀州城内不许见到要犯花子,影响了冀州城的形象。”

    李丢丢哪里有空理会他,先跑过去把师父扶起来,问师父怎么样。

    在这一刻李丢丢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到了冀州这么久都没有在大街上见过讨饭吃的人,原来不是没有,是发现一个就轰走一个。

    他更不知道,还有一些不是被轰走了,而是被关进了大牢,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别人的替死鬼。

    “你为什么打他!”

    李丢丢站起来一声怒吼,眼神里已经有淡淡杀意。

    他才十一岁,可是那捕快在看到他眼神的时候居然慌了一下,那眼神太凶,如幼虎。

    “我去你们妈的。”

    旁边一个黑影蹿了过来,一拳打在那捕快的脸上,这一拳力度十足,挨揍的捕快横着就翻了出去,脑袋又撞在地上,一时半会儿竟然没起来。

    夏侯琢右臂还挂着绷带,左手这一拳打的不是很顺手

第十七章 再见总是小欢喜(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