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会搞定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丢丢陪师父一直到快天黑,他不得不离开,在天黑之前回到书院,燕青之给他立的规矩比别人多,他担心自己明天一早再回去的话会被责罚。

    现在师父已经暂时安顿下来,李丢丢心里也踏实了不少,他心满意足,少年人的心满意足总是这么简单。

    师父把他送出客栈,李丢丢走上大街之后还三步一回头,师父就站在那不断的向他挥手,两个人就在这不断的挥手中暂时告别。

    走在大街上的李丢丢有些意气风发,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事,可是现在还有一件更大的事等着他去做,他要攒钱在冀州城里给师父买一座宅院,哪怕小一些破旧一些也没关系,那是家。

    每十天可以回家一次,想想就美滋滋。

    走了大概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距离书院已经没多远,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书院正门就在街对面,就在他起步想跑过去的瞬间,背后忽然出现了一个麻袋。

    兜头罩下来,迅速的把李丢丢套了进去,然后猛的一拉,李丢丢站立不稳重重的摔倒在地,那人拉着麻袋快速的跑回到街边的巷子里。

    过来三四个人把巷子口堵住,站在那装作闲聊,可是却挡住了巷子里发生的事。

    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把麻袋口用绳子系住,伸手要过来一根木棒。

    “我听说书院的小屁孩里就你最狂妄。”

    砰地一声!

    那年轻男人一棍子敲打下去,也不知道打在李丢丢什么地方,可是显然李丢丢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给你个警告,你这样穷人出身的家伙就该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不要太张扬,我不会打死你,但我会让你记住以后应该怎么做。”

    那人一边说话一边打,麻袋里的李丢丢像是蜷缩着,棍子一下一下的狠狠落下,最终咔嚓一声硬是被打断了。

    那人打的似乎也累了,直起腰喘息着说道:“以后给我夹尾巴做人,见到谁都要点头哈腰的记住没?我会看着你的,你记不住,我下次会打的更狠,你记住,这书院你谁都不能得罪,得罪了没有好下场。”

    他一摆手,过来两个人拉着麻袋扔到路边,那些人一哄而散。

    许久之后,麻袋里的李丢丢都一动没动。

    就在这时候换班的守门人看到了路边的麻袋,好奇的过来看了看,正好这一会儿李丢丢动了起来,那书院的守门人吓了一跳。

    “外边有人吗?我是四页书院的弟子,我被人打了,求你放我出来。”

    麻袋里传来李丢丢的声音,书院的守门人一听里边的人说是书院弟子,立刻把麻袋口松开。

    李丢丢爬出来的时候脸色发白,嘴角上都是血。

    “你这是怎么了!”

    书院的守门人吓得脸色也白了。

    “我没事。”

    李丢丢挣扎着站起来,朝着守门人俯身一拜:“多谢。”

    他拖着腿往前走,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是看起来腿走路的姿势很别扭,守门人在他身后跟着,想伸手扶着他,李丢丢摇头示意自己能走。

    就这样一路走回自己的住处,李丢丢一下子扑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打他的人一定也是书院的人,这是李丢丢第一个判断。

    那个人说,让他夹着尾巴做人,他会一直看着李丢丢,如果让他看到李丢丢再张扬的话他会打的更重,所以这个人必然是书院的人。

    可是书院弟子太多了,从十来岁到几十岁的人都有,年纪小的是李丢丢他们这样的,年纪最大的弟子有四十几岁的,传闻家境优渥但屡试不中,已经在书院里学了好多年。

第十八章 我会搞定的(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