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夫子圣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州王府。

    甘道德看向黑衣人道:“你这次怎么能被人伤成这样?对手强的离谱?以前你从不会失手,我只能猜测你是不是大意了。”

    黑衣人之前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伤口,只是剜掉了伤口两侧的肉,此时坐下来,翻出药包,准备自己上药。

    他一直都没有回答甘道德的话,似乎是因为甘道德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喜。

    甘道德轻轻叹了口气,走过来,打开药包为黑衣人敷药,黑衣人没有抗拒,也没有什么别的表示。

    良久之后,甘道德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夫子的遗志还需我们一起努力去发扬,我走在前半程的路上,后半程还要靠你们......我刚才说你说的重了一些,是因为我是看到你受了伤,你若是真的被人杀了,后半程谁来走?”

    他一边敷药一边说道:“你一直都在暗处看着我,队伍发展到了现在,除了我之外就是你最了解,将来的后半程需要你走下去,下次......”

    黑衣人摇头:“这本就是不公平的事,他们说是谁就是谁?他们要谁死谁就一定要死?”

    他抬头看向甘道德:“凭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甘道德道:“我是大师兄。”

    黑衣人道:“大师兄就该死?”

    甘道德摇头:“大师兄不是该死,大师兄是该第一个死,我们身上都流淌着夫子的血脉,虽然不属于一支,可却血脉相连。”

    “别说我们还是同门,哪怕我们不是同门师兄弟,我们也是一脉相承的夫子传人,所以不要去争那些虚妄之事,该是我来就要我来,将来轮到你的时候,你也不要抗拒。”

    甘道德包扎好了伤口,坐下来,看着黑衣人认真的说道:“太山议事,我们都说好了的。”

    黑衣人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可为什么是你来背负一生骂名?”

    甘道德道:“因为夫子不能背骂名,永远都不能,况且我本来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多年前,太山议事。

    圣刀门的门主尝愧站在众人面前慷慨陈词,所有门人弟子,以及外系传人,全都听的无比激动。

    他们终于迎来了这个时刻,这个有可能光复大周的时刻,纵然还没有真正实现,最起码是希望已经到来。

    在太山之巅,他们在朝阳下聚在一起,看着山下的无边世界,每个人的心境都有些波动,难以平静。

    门主尝愧是周夫子的嫡系传人,有着毋庸置疑的身份和地位,每个人都知道他代表着的就是夫子传人的正统,所以他的话,所有人都会遵从。

    尝愧看向手下人说道:“夫子是万世的夫子,万万世的夫子,夫子的名声不容的有一丝一毫的折损玷污,我们这些传人,生而有之的使命,就是维护夫子的光辉。”

    众人纷纷点头。

    尝愧道:“我们都是夫子的传人,我们可以背负骂名,但夫子不可以。”

    他走到高处,看着朝阳说道:“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发过誓,为了维护夫子,维护传承,我们都可以为之付出生命。”

    片刻后,他回头看向众人:“所以我们的先辈,才会不计代价的去刺杀楚皇,虽然没能把楚皇击杀,可是却为我们做出了表率,那时候他们义无反顾,现在的我们也应该如此。”

    早就已经知道门主计划的大弟子甘道德俯身一拜:“弟子愿意做先行之人,愿意

第八百三十六章 夫子圣刀(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