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现在的小年轻,会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空漆黑如墨,繁星点缀。

    安平县,县衙。

    贾思道提着灯笼,灯笼昏暗的光线照耀出他满脸鼻青脸肿的面孔,他站在县衙后门,焦急的等待着。

    “你怎么搞得这般模样?”

    县衙后门的门栓打开,一位留着长胡子,穿着精致丝绸蓝袍,模样消瘦的老者走出,看到贾思道,不由轻声呵斥。

    “叔啊!你得为我做主啊!”

    贾思道见到这老者,脸上的委屈顿时控制不住,如洪水般宣泄而出。

    “罗府罗鸿,他不当人,当街行凶,将小侄给揍成了这般模样。”

    贾思道一把鼻涕一把泪,将自己的委屈诉说。

    他对罗鸿是痛恨万分,正是因为罗鸿,到手的美人没了,而他还被揍的鼻青脸肿,丢尽了脸面。

    老者叫做王龙,安平县县衙主簿,跟过好几位县令,在安平县的地位颇高。

    “罗家那个‘落红公子’?”

    王龙听完了贾思道的哭诉,不由蹙起眉头。

    “落红公子在安平县的名声是出了名的好,你居然招惹他?秋闺在即,你不好好在家读圣贤书,跑出去找什么麻烦!”

    王龙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骂了贾思道一句。

    “叔,你要帮我,这顿揍,侄儿不能白受啊!”

    贾思道继续抹眼泪。

    王龙看着贾思道这模样,长叹一口气。

    他捋了捋胡须。

    “罗府……”

    “罗府坐拥安平县巨大的财富,掌控着安平县五条坊市,财力雄厚,而且还是有名的行善之家,名声极好,不好搞啊。”

    王龙眯着眼,在思索着。

    另一边,贾思道闻言,顿时心有不甘。

    他想了想,凑到了王龙的耳边,添油加醋一番,将姚静的美艳说了出来。

    王龙闻言呼吸微微一凝,眯了眯眼:“你也别急,谁叫我与你娘……和你爹交好,这件事,王叔想办法替你解决。”

    “听说那‘落红公子’刚从城外回来,他随行守卫都死了……怕是遭遇了些什么,如今城外邪祟横行,闹出了不少屠村的命案,大理寺派下的使者正在衙门内彻查,若是将落红公子与邪祟联系在一起,以大理寺宁杀错不放过的狠厉……呵呵。”

    王龙捏着一小撮胡子,冷笑了起来。

    贾思道闻言,顿时大喜。

    京城大理寺的凶名他赴京赶考的时候亦是听说了一些。

    若是被大理寺的使者盯上,罗鸿不死也要脱层皮。

    ……

    罗鸿在书房中又修行了一会儿功法《亡灵邪影》,将煞气凝聚丹田。

    正好,丫鬟来喊罗鸿用膳,罗鸿这才是伸了个懒腰离开了书房。

    正厅,陈管家以及罗小小那丫头都已经坐在位置上,桌子上摆满了一桌子菜,小豆花姚静满头大汗,端着一道菜,疾步走过来,正好碰到罗鸿,吓的一哆嗦,差点没有端稳手中的菜品。

    陈管家一身青衫,腰杆挺的笔直,坐在椅子上,捏着青瓷杯,杯中酒液明晃。

    听到动静,不由扭头看了过来。

    他的视线落在了罗鸿的身上,这一看,陈管家捏着青瓷酒杯的动作顿时一滞。

    “气运通达,眉目泛神光……”

    “阴煞之气沉寂,正阳之气如虹,这……半日不见,公子怎么发生了这般巨大的变化?”

    陈管家不动声色的饮了一口酒,心中却是微微泛起了浪花。

    他不擅望气术,不过却也能发现罗鸿身上的气息变化。

    人体本该正阳、阴煞二气平衡。

    之前罗鸿身上邪气缠绕,眉间聚煞,而如今,煞气隐匿消失,正阳之气反而占据了主导。

    陈管家笑了笑。

    或许,这是公子惩恶扬善念头通达后的变化?

    罗鸿坐下,没有理会一边好奇打量着他的陈管家,视线落在了罗小小的身上,嘴角不由泛起了微笑。

    自家这个小妹,是个人才啊!

    如今,他罗鸿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

    罗小小在啃着肥美的鸡腿,被罗鸿发亮的眼眸盯着,顿时警惕了起来。

  &

第十章 ? 现在的小年轻,会玩(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