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驱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秦历2020年5月20日。

    晴。

    秦国京城。

    第一医院。

    宽敞的病房里。

    浑身染血的年轻人。

    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老人。

    以及一屋子宗武学院的大人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病床上的老人脸上。

    一个白发苍苍的枯瘦老者,正坐在病床前,运行功法,全力抢救着昏迷状态的老人。

    “油尽灯枯,没救了。”

    凌逸听到后,身体发抖,感觉恐惧而害怕,至亲之人竟要离他而去了?

    白发老者突然站起身,无声摇摇头,长叹一声:“老沈……走了。”

    如晴天霹雳响在耳畔,凌逸心中空空落落,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像是被抽空了,心伤到极点,有无边的悲意。

    屋子里瞬间传来一阵深深的叹息声。

    ……

    追悼会现场来了很多人。

    宗武老校长沈笑吾面带微笑的大幅黑白照片挂在正中,灵堂庄重而又肃穆。

    每个出现在这里的人都面色沉重。

    凌逸带着重孝,茫然的站在门口,机械的跟每个进来的人打着招呼。

    人们进来几乎都会跟他点点头,打个招呼,说一声节哀,还有些人会轻轻拍拍他肩膀。

    凌逸身旁还有两个哭成泪人的姑娘,同样带着跟凌逸一样的孝,相互搀扶着,几乎难以站稳。

    一个是他妹妹凌芸,另一个是苏青青,都是老校长的养女。

    大量花圈堆满整个灵堂……

    悼念这位曾给秦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功勋老校长。

    可谓极尽哀荣!

    之前救治老校长的秦国神医陈枫陈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色衣服,顶着满头白发,来到凌逸身边,叹息一声,道:“凌逸,人终有一死,你也别太难过,我跟你义父是多年至交好友,相信他也不愿见你从此一蹶不振。你身上的伤势严重的很,需要及时调理,回头等结束了,你来我这里,我给你好好梳理一番,不然会落下病根,影响你将来。”

    凌逸木然点点头,道:“陈伯伯,谢谢您。”

    陈枫叹息一声,摇摇头,往一旁走去,不愿过多打扰这个伤心欲绝的孩子。

    这时曾出现在病房那个国字脸中年人来到老医神身旁,低声问道:“老医神,凌逸怎么了?”

    老医神未加思索的道:“凌逸伤势很严重,经脉郁结,穴道封印,加上老沈的死,大悲之下,已是……”

    “这么严重?”中年人微微一怔。

    老医神点点头,叹息一声:“是啊,之前光顾着老沈,没注意到他伤势这么严重,他的伤,想要彻底恢复过来,怕是……真是可惜了这孩子。”

    说着又重重叹息一声,看着中年人一脸恳切的道:“天平,凌逸是老沈养子,也是他最重视的弟子,你是宗武第一副校长,这次十有八九是你接任,这孩子挺可怜的,以后得麻烦你多费心了。”

    “您放心,这是应该的。”赵天平一脸认真的保证着,待陈枫离开,才皱着眉,喃喃自语道:“废掉了啊……”

    凌逸有些记不清葬礼是怎么结束的,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墓地回来的。

    整个人浑浑噩噩,一脸木然的穿过宗武学院熙熙攘攘的广场,无视广场上那些学弟学妹们或同情或复杂或异样的目光,一个人回到家。

    怕伤心过度的凌芸回到这里更加难过,被苏青青带走了。

    原本温馨的家此刻变得无比冷清。

    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凌逸没办法接受义父真的已经离开的事实。

    如果不是为了带他回来,义父一定不会死。

    即便不是那可怕大能的对手,但逃出去肯定没问题!

    强烈的自责犹如一把锋利的刀,不断刺在他心上。

    三天之前,所有一切都还是正常的!

    他还跟义父在老黑山里烤着妖兽肉,谈笑风生喝着酒,意气风发说着对未来的规划。

    他说自己不喜欢打打杀杀,只愿意过平静生活,在学校教教书挺好的。义父笑着说好,要早点娶个媳妇,我看你班有个姑娘就不错,到时候早点给我生个孙子,我退休之后也有事儿干了。

    温馨画面,历历在目。

    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空荡荡的家里,满心茫然。

    一块突如其来从天而降的陨石,一场意料之外的大战,一次狼狈万分的逃亡……他的命运轨迹,彻底改变。

    房间很整洁,平日里一直都是他在打扫。

    凌逸是个懒散的人,但对卫生却有着几乎苛刻的要求。

    其实就是洁癖。

    身边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臭毛病。

  &

第一章 驱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