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你俩就说这个?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京城。

    某会所房间。

    热气升腾,茶香飘散。

    两个沉默对坐的人。

    “王福很可能已经死了。”

    “真没用,金身杀不了一个废掉的二阶……”

    “应该是那边的人出手了。”

    又是一阵沉默。

    赵天平两手平稳的泡茶,洗茶,给对方斟上一杯。

    然后抬头看着对方:“这件事,怪我。”

    对方沉默了一下,道:“你针对他没什么,错就错在没有直接下杀手。”

    赵天平叹了口气,没去解释什么。

    因为对面这人说的对。

    “冷明达保不住了,只有他一个,还不够。”对面人说道。

    赵天平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一抹怒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

    “针对凌逸的那些事情,撤销了吧,公开道歉,说你不知情,被下面的人蒙蔽。记住,道歉就好好道歉,千万不要阴阳怪气。”对面人提醒。

    “我懂。”赵天平道。

    “整件事所有经手人,都要严肃处理。恢复凌逸的名誉和征信,最后诚恳道歉,恳请他们回来参加毕业典礼,领取毕业证。”对面人又道。

    沉默了一会,赵天平道:“如果他们不肯回来,依然拒绝呢?”

    对面人淡淡道:“那就是他们不识好歹,一群连母校都要往死里踩的人,也是一群狼崽子。”

    赵天平又问道:“如果他们回来了呢?”

    对面人想了想:“那就当面再次诚恳道歉,请求他们原谅你的过失。”

    对面人说着,又补充道:“姿态放到最低,诚意做到最足,这是挽回形象,将损失最小化的唯一办法。”

    赵天平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对面人勉励了一句:“其实没什么,这次失利,虽然造成很大损失,但我们也试探出了一些东西。另外,王福的死,大楚那边不可能善罢甘休,所以,回头想办法派凌逸出使大楚。”

    “出使?让他升官?”赵天平忍不住抬起头,微微皱眉,看着对面的人:“就不怕会造成更大损失?”

    “天平……你能力虽然很强,但在教育系统工作太久了。”对面人笑笑,淡淡说道:“想要搞一个人,手段有千百种,而你之前用的那种,其实是最下乘的。”

    赵天平沉默不语。

    对面人道:“你与沈笑吾有仇,想趁机毁掉他养子,这没什么,但你错就错在,不该在那种时候对他动手。”

    “可那是最好的机会……”赵天平终于忍不住辩解了一句。

    对面人摇摇头:“那是最糟糕的机会!我知道你想说外界的同情和舆论没什么意义,只要木已成舟,就一切无法改变。但事实已经证明,它还是被改变了。被一群同样被你忽视的人改变了。”

    “那群该死的……”赵天平眼里有怒火闪过。

    “那群人,早已跟军方签订了协议,看着吧,不出一个月,他们会全部加入军方,有些会直接去军部,有些则会进入到各大军团。那是一群宝贝,可惜他们都是属于沈笑吾的,属于军方的,不属于我们。”

    对面人说到这,站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赵天平:“你大可放心,大家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对你失去信心,我们看的是未来,不是现在。”

    赵天平面色稍霁,站起身,点点头:“这件事,谢谢您了!”

    “不用!”

    说完之后,这人直接转身出了门。

    赵天平坐在沙发上,沉默叙旧,端起一杯已经凉掉的茶,一口喝下去,喃喃道:“出使大楚?”

 &

第十八章 你俩就说这个?(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