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元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田师兄,沈师弟,你们俩是属狗的吗?我这才刚回来,就被你俩堵上门儿了。”其中一人一边拿着钥匙窸窸窣窣的开锁,一边忍不住回头对另外两人笑道。

    开门的人,正是白霄天,他口中的沈师弟自然就是沈落,而那位田师兄,则是两年前被罗师指派,去山下接沈落入观的那位田铁生。

    沈落上山后过了好一段时间后,才感觉此人还算憨厚淳朴,只是为人胆子小了些,上山虽然比观中大部分弟子都要早,却时常被丁元一帮人捉弄。

    白霄天和沈落都曾替他解过围,加之三人又同属罗师门下,彼此关系就越发亲近起来。

    “进去再说,进去再说……”沈落笑着说道。

    两人催促着白霄天打开房门,点上灯,围着堂内方桌分次落座。

    白霄天将手上提着的东西放下,却是四个浸满油脂的牛皮纸包和三只青色瓷壶。

    “呦呵,这个香味儿……是鸿运楼的吧?”田铁生看到桌上的油纸包,咽了口唾沫。

    “识货。”白霄天说着,将四个油脂包全打开。

    那层牛皮纸里还包着一层荷叶,打开后一股浓郁的肉香,立即弥漫满屋。

    紧接着,他嘿嘿一笑,又将桌上两只青色瓷壶提起,收到了床角的一只漆木方盒里,只留下一壶放在桌上。

    白霄天嗜酒,沈落对此习以为常,田铁生则是一心在烧鹅和卤肉上,都没有说什么。

    “今日沈师弟终于小化阳功入门,这杯酒就算是为他庆贺。”白霄天取出三只瓷杯,给三人各自倒上满杯的白玉烧,举杯道。

    “沈师弟入门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们兄弟真应该庆祝一二的。”田铁生一听此言,先是一惊,随之大喜起来。

    “田师兄,我的小化阳功不久前才刚入门的。白师兄此功法入门就花了两个月,而我整整耗了两年,又有何可庆祝的!”沈落苦笑了一声。

    别说白霄天这等内门弟子,就是普通的外门弟子,两年时间怎么也该将十层的小化阳功修炼个七七八八了。

    “修行路长,早一时晚一时有何分别,能成功到达便是。况且沈师弟你是有大毅力的人,未来成就未必就在我之下。”白霄天摇摇头,不以为然的模样。

    “白师弟说的对……”田铁生嘴上说着,目光就没离开过烧鹅和卤肉,似乎在盘算着先拿哪一样下手。

    沈落闻言,一笑置之。

    修行路虽长,但一步慢便步步慢,哪有说的那么轻松?况且自己这修行本就是续命之举,哪敢真的慢?

    只是这些话,都无法与他们言说罢了。

    “不管如何,总是好事,先干了这杯。”白霄天洒然一笑,大声说道。

    “不错,恭喜沈师弟!”田铁生附和道。

    “那就多谢二位师兄。”沈落谢过一声,三人举杯同饮。

    屋外月挂西枝,屋内笑声渐起,不觉已是深夜。

    沈落自觉体弱,加之酒量也一般,并未喝多少,白霄天酒量极好,

第八章 元石(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