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金甲天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色短斧带起一丛凝实电光,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嗤”的一声,撕裂了沈落前胸的衣襟和内里的皮肉。

    大蓬的血花泼洒而出,沈落只觉得胸前一阵灼痛,整个人便被金色长刀崩碎时爆发的力道一冲,朝着后方摔倒了下去。

    胡庸见此,那肯放过机会,一步赶上前来,手中短斧上电光再次大作,朝着沈落头颅正中,一斧劈下,誓要将其彻底斩杀。

    沈落躺倒在地,胸前疼痛剧烈,那一斧的余威还在体内肆意激荡,一时间竟是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更不用说躲闪或者反抗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青光在其身侧陡然浮现,陆化鸣的身影显露而出,手中长剑一挺,朝着胡庸的心口直刺而去。

    其剑身之上青芒闪烁,仿佛无形中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光膜,而在那光膜之下,隐约能够看到一条条纤细无比却锋锐至极的青光剑气。

    胡庸眼角猛一抽搐,立即放弃了对沈落的追杀,身形强行一扭,手中短斧也回收身前,朝着胸前下方劈了下去。

    陆化鸣的剑锋被其躲闪开来,没能刺中心脏,刚好落在了胡庸身下位置,与其劈斩下来的短斧不偏不倚地磕在了一起。

    “铿”只听一声金石交击的尖锐声音响起!

    青色长剑上顿时爆发出一片耀眼光芒,成百上千条青色剑气从剑身迸射而出,散乱地飞射向四面八方,发出阵阵破空之声。

    胡庸身上衣衫顿时被撕裂开数百道口子,不少破口里面都有血迹渗出,而其腰间悬挂的酒葫芦也被一道剑气扫中,发出一声轻响。

    他口中冷哼一声,另一手掐了一个法诀,一掌将陆化鸣击退,神情淡然地低头查看了一下身上伤势,发现并无大碍。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倒抽了一口凉气,猛然看向腰间的葫芦。

    只见其上裂开了一道纤细的口子,一缕血色光芒正如烟雾一般,从中流散而出。

    “不好。”胡庸神色立即一变,目光却是猛地看向了沈落。

    沈落被他视线这么一扫,心里“咯噔”响了一下,马上也察觉到了不妙,立即站起身向后退开了数步。

    胡庸一手压住葫芦上的裂隙,另一手却将那柄短斧收了起来。

    “看来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冒险一试了。”其目光低敛,神色阴郁地自语道。

    说罢,他脚下步伐忽然一变,一道青色电光在其双腿之间盘旋不定,身形突然一个模糊,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小心。”

    陆化鸣一声疾呼,身形一闪,朝着沈落这边追了过来。

    可惜他才前冲一半,头顶上方就有一柄青铜长剑当头斩落,将他拦了下来,却是那鬼将再次杀了上来。

    沈落得了提醒,早已经运起了斜月步,转身就要逃走。

    然而他受伤不轻,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些,被胡庸追至身侧,一把扣住了肩井穴窍。

    他只觉得一股法力从肩井处猛然灌入,令他周身一阵酥麻,便像是给人掐住了经脉一般,浑身法力再无法自由调动。

第四百二十二章 金甲天兵(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