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劝降的核心在于攻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个儿眼皮总是在跳,烦躁的很。”

    江家的私盐码头上,玉树临风的江别鹤负手站在一旁看着眼前众多扛着盐包送上船的苦力,和身边人述说着心头烦躁。

    身旁的人也都是江家的亲族子弟,闻言都是笑着安抚这可是扬州地界上,哪能出个什么事儿。

    江家曾经数次接待过南巡的太上皇,单单是这份交情就足以让他们在扬州地面上横着走了。

    “小心点总没错。”

    江别鹤的情绪不高,针对林如海的行动被一个叫至尊宝的家伙给破坏。本想拿下林如海的女儿泄愤,没想到居然又一次失手。

    比起那些叫嚣着要直接拍杀手干掉林如海的兄弟们来说,江别鹤却是深知林如海绝非简单人物。

    当今皇帝励精图治,做事也是雷厉风行。没本事的人在皇帝面前绝对不可能被重用。林如海能被皇帝看重做了这么多年的巡盐御史,要说他没有手段反击,那真的就是只有傻瓜才会这么想。

    可惜的是,江家之中这样傻瓜式的酒囊饭袋实在是太多。

    江别鹤看着眼前湍湍流淌的河水,深吸口气招呼四周人“大家伙都加把劲,干完活了每人发五两银子赏钱!”

    白银和交子不同,其购买力是很强的。

    五两银子以江南地面的粮价来说,足以买上七八石的粮食,够三口之家一年的嚼用。

    这个时代的很多贫民,甚至一辈子都没见过银子是个什么样。江家之豪富,由此可见一斑。

    实际上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贩卖私盐被抓住了要杀头,可依旧是有着无数人提着脑袋扑进来的原因所在。

    财帛动人心。

    码头上忙碌装船的众人纷纷欢呼起来,热火朝天的将一袋袋的私盐运送上船。

    “船!船!好多船!”

    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目光所至,河道上游出现了众多小船,乌压压一片顺着水流向着码头这边冲过来。

    江别鹤面色泛白,他之前总感觉要出事,还真的是出事了。

    河道上的众多小船顺流而下速度极快,没多大会的功夫就已经冲了过来。

    小船上很快就燃起了一堆堆的火光,晃动的火光映亮了一个个跳入河中的身影。

    火船攻击,这是要彻底废了这座私盐码头的节奏。

    装满了干草,硫磺,火油的火船冲入码头,将一艘艘满载私盐的货船点成火炬。

    与此同时,码头四周回荡着响彻盈野的喊杀声,数不清的汉子们怒吼着挥刀杀了过来。

    “不要慌!”

    江别鹤厉声喝骂,竭力维持陷入混乱的码头“抄家伙,把他们打回去!”

    贩卖私盐的时候各种火并很常见,可如此规模的围攻却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扬州地界上。江别鹤心头的危机感愈发沉重。

    码头上的人虽然殊死抵抗,可围攻的人数量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这边的很快抵抗就被打垮,剩下的数十人被围在了码头一角,死死护卫着江别鹤。

    冷月之下,身后火光冲天。

    四周围着的人里有不少江别鹤都认识,都是他们江家的竞争对手。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联起手来袭击自己。

第九章 劝降的核心在于攻心(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