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事实往往比小说还要离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事我可做不了主。”

    王霄低头吃菜喝酒“而且你太心急了。总要先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才好开口讨要好处。你现在寸功未立,就急着要好处。不太合适吧。”

    江别鹤为人聪明而且有手段,否则江春也不可能放心的将贩运私盐的事情交给他负责。更是引得众多兄弟嫉恨恼怒,恨不得活撕了他。

    可就算是江别鹤的智商和诸葛亮一个层次,现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无计可施。

    如果不想心甘情愿的被当做弃子舍弃掉,不想自己的女人孩子都落入仇人之手,不想往日里势如水火的兄弟们享用自己用性命换来的奢华生活。他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按照王霄的安排去做。

    至于他老子江春,自从江春舍弃掉他当作弃子开始。他们之间的父子之情就已经没了。

    江别鹤有能力有野心,而通常这种人的求生欲都很强。

    王霄忙活了一晚上肚子也饿了,既然事情已经取得突破性的进展,那就没必要火急火燎的去做事“不着急,咱们先喝两杯。”

    王霄不着急,江别鹤却是要急疯了。

    最后的结果却反了过来,变成江别鹤主动并且急切的要求自首。

    等到王霄从监牢里出来的时候,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何孟等人急切上前“事情如何了?”

    这次行动抓了不少人,可那些江家的族人还有管事们,实际上都不过是小角色。真正的大鱼唯有江别鹤一人。

    之前王霄拎着酒菜说自己能搞定江别鹤,何孟他们感觉就像是在听天书。

    “成了。”

    王霄递出写满了字的纸“这里写有藏着江家贩运私盐账簿的地点,还有各处私盐分销的掌柜住址名单。对了,还有他们买通的盐丁头目的名字。”

    许多人都说,做坏事还要特意记下账簿,专门留下证据指控自己,这是脑子秀逗的行为。

    可实际上无论是做什么生意,都必须要有账簿,因为账簿是做生意的核心所在。

    江家的私盐生意做的这么大,如果没有账簿记录的话,那下边的人能生生的把江家给吃空。

    正本在江家大宅里,可日常使用的副本却是江别鹤妥善收藏。之前他大哥占了他的外院,除了报仇与羞辱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账簿的副本。掌握了账簿,就等于是掌握了私盐生意。

    拿到了这份账簿,江家绝对要完蛋。以当今皇帝的性格来说,江家全族都要倒霉。

    分销商就是各地下线,江家将私盐运给他们去发卖。抓了这些人,就等于把江家的私盐网络给一锅端。

    至于江家买通的盐政衙门里的盐丁头目,这都是小问题。

    “你们去忙,我先休息一下。天亮之后还有更精彩的演出等着看。”

    没理会拿着名单傻了眼的何孟等人,王霄打了个哈欠向着后宅走去。

    今天晚上忙了这么多的事情,王霄现在只想填饱肚子再美美的睡上一觉。天亮之后盐商行会那边还要去看热闹。

    林如海亲自联络了扬州城内的诸多盐商,尤其是一直被江春打压的徽商和晋商。他们将会在明天联

第十章 事实往往比小说还要离奇(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