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众正盈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忠贤将所有剩下的家产都给缴了出来,包括古董字画,宅院田地什么的。

    加上前次给出的四百万两现银,总价值也只有七百万两左右。

    比起十多年后李自成入京,从那些大喊要与贪赃枉法的阉党势不两立的东林党家中抄出几千万两现银相比,那真是微不足道。

    那些只是抄家抄出来的,提前藏起来的都没有找到。更加没有包括田契房产什么的。

    这些银子都被收入了皇帝的内帑,也就是小金库。有了这笔钱,王霄的许多计划也就有了启动资金。

    奶白色的羊汤浓而不腻,撒上半把碎葱花舀一勺羊油炸的茱萸,配上千层酥的芝麻烧饼。这顿早饭让王霄吃的非常满意。

    一旁的北斋看到王霄放下筷子,迈步上前侍候清理。

    却不想被王霄抓住手腕,一把扯到了怀里“用不着你做这些事,正好现在有时间,过来教我画画。”

    北斋此时还没有名份,毕竟先帝刚死,新皇登基实在是不合适。不过她能长随王霄的左右,这可是让无数人艳羡嫉恨的事情。

    那位前任信王妃,现任的新皇后就对北斋极为嫉恨。可惜却拿她毫无办法。

    王霄与北斋手把手的在御书房内绘画,浓情蜜意,蜜里调油。打破这幅风景画的是王承恩。

    “陛下,景教大僧正汤若望奉诏面圣。”

    景教实际上是脱胎于基督教聂斯脱里派,也就是东方亚述教会。只不过真正的景教早在灭佛时期就已经销声匿迹,明朝时期传进来的是真正由罗马教皇派遣的天主教神父。

    不过此时的大明朝除了王霄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这里面的区别。

    至于大僧正什么的,完全是照搬了佛教。人家汤若望是接替金尼阁负责东方事务的司铎。

    王霄安抚了北斋两句,转身出来接见汤若望。

    汤若望是个真正的奇人,比起利玛窦来说也是毫不逊色。他就是康麻子口中的汤玛法。

    基督教一直想将触角伸入东方,不过一开始什么都不懂采取激进式的传教方式。坚决排斥儒家思想,严禁教民祭天,祭祖,拜孔子,直接导致了江宁教案。

    遭到沉重打击之后,利玛窦改变策略主动融入儒家之中。活动核心也转变为接近并且影响皇帝,从而打通传教的关节所在。

    利玛窦就是徐光启的老师。

    这次汤若望得知新皇要见他激动万分,带着地球仪和地图还有望远镜作为礼物入宫。

    “微臣汤若望,拜见陛下。”

    汤若望是有着正规官职的,他是历局贡仕,自称微臣毫无问题。

    听着汤若望一口流利的汉话,看着他恭敬的姿态。王霄心中默然。

    国力强盛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卑躬屈膝。国力弱小的时候,任何人都是大爷。

    此时的大明虽然内忧外患,可在这些西方人的眼中依旧是铺满了黄金的顶级强国。

    “这次找你来,是有事情让你去做。”感慨了一下,王霄开始转向正题。

    “请陛下吩咐。”

    “你去一

第十六章 众正盈朝(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