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五年平辽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名字,酒楼里住过状元?”

    马车外的王承恩回应“万历年间的确是有位状元郎参考之前在这里住过。从那之后这就改名叫状元楼。”

    王霄伸手指着那些喧嚣的士子“这些人堵在这里做什么。”

    “秋闱就快开始了,这些士子来这里聚会想要沾一沾先辈们的文气。”

    “封建迷信。”王霄下了马车向着状元楼走去。

    王承恩,靳一川等人匆忙跟上护卫。

    陆文昭,卢剑星还有沈炼三人已经成功上位掌控了锦衣卫。不过靳一川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他的问题不在于忠心,而是个人能力。

    论到武艺靳一川并不差,可做高层就不行了。所以他日常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王霄的护卫与武艺教席。

    一身贵公子装束的王霄唰的一声甩开一柄玉骨扇子,昂首迈步走入状元楼之中。

    四下里的士子们看他器宇非凡,纷纷让开了道路。

    “这位公子。”

    酒楼掌柜的匆忙上前迎接“小店今日举行文会,各路赶考的俊杰都在三楼畅谈,公子若是有兴趣可往三楼一聚。”

    王霄点头没说话,身后的靳一川等人已然是大步疾驰冲上了楼。这副做派落在众人眼中,顿时就将他当作是哪家皇亲国戚的贵公子。

    这里可是天子脚下的京城,五品六品满街走,三品四品多如狗。在锦衣卫和东厂的眼皮子底下,没人敢于摆这么大的谱。

    像是这样行事拉风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勋贵世家。

    登上木质楼梯,一步步的来到三楼。王霄入目所见就是一大群士子围坐在十几张桌子上,都在打量着他。

    “诸位,打扰了。”王霄嘴里说着打扰,不过脚下却是毫不停留的走到靠窗的一桌旁。

    没用他说话,几个人就不由自主的起来连连拱手“公子请坐。”

    王霄大刺刺的坐下,环顾四周“不是说在开文会吗?诸位怎么不说话?”

    不远处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人起身拱手“在下等人之前都在讨论时政,不过公子随从气势非凡,吾等都在等着瞻仰公子风采。”

    这话的意思是在暗讽王霄架子大,一旁的王承恩当即眯起了眼睛。

    王霄也没生气,笑着接过小二送上来的茶水“在下王霄,不知阁下高姓大名。至于讨论时政又是讨论的什么?”

    年轻士子再次行礼“在下开封史可法,大家都在讨论阉党之事。”

    王霄仔细的打量他一番“你就是史可法。很好,不过阉党之事早已有了定论,还有什么好讨论的。”

    知道明末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史可法,说是大名如雷贯耳也毫不为过。他的知名度和水太凉头皮痒一个级别,当然名声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当然要讨论!”旁边有个腰戴玉佩的白面士子接话“朝廷冤枉忠臣,吾等不服!”

    王霄没急着开口,而是对史可法挥手“史公子请过来同坐。”

    摄于王霄的气度,史可法缓缓来到了王霄这桌坐下。

    “你是何人,朝廷又冤枉了谁?”王霄看向那白面士子询问。

    “在下高淳徐一范。前陕西督粮参政洪承畴洪大人何罪之有

第十九章 五年平辽(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