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谁扔的炮仗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注1)

    赵军士兵立于城头之上唱着秦国民歌。

    古朴浑厚的歌声随着秋风飘入驻守在外的秦军军营。

    篝火前,秦军兵士个个低头不语若有所思。

    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沮丧。

    三月前秦军数十万大军分南、北两路夹击赵国。

    北路王翦长驱直入直逼邯郸,南路杨端和则止步于漳滏长城前无法寸进。

    眼前这支秦军就是杨端和所率的河内兵。

    他们已持续攻城数月,早已疲惫不堪、士气低落。

    此时赵军又用攻心之计奏石埙唱秦歌,立时就勾起了秦军将士思乡之情心猿意马。

    军营一隅,沈兵盯着手中被称作“验”的木签发愣。

    这玩意是这时代的身份证,上面的小字简要的写着身份信息,沈兵希望能通过它了解一下自己的前身。

    南郑峰瑶里是家庭住址。

    大男子的意思该是成年男子,兵是名字。

    工匠籍倒是与自己的专业吻合,沈兵学的是机械。

    接着就是身高……我去,七尺六寸岂不是有两米多那么高?

    呃,好像古代的尺跟现代的尺不一样。

    沈兵看多了网络小说,尤其还是正版加持,这点小儿科的问题当然难不倒他。

    然而帅不过三秒……

    操士?操士是什么鬼?!

    沈兵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耐不住好奇问身边的循:

    “师傅,什么是操士?”

    循是沈兵的师傅。

    秦国一向是以老工匠带新工匠,这样才能保证军器装备的质量和制式。

    沈兵当然也不会例外,于是一来到这世界就得了一个便宜师傅。

    循看了兵一眼暗道一声不好,这厮伤了头只怕什么都记不住了。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初时他甚至连自己是师傅都不记得,又能指望他记住什么?

    循无奈的摇了摇头。

    如果是以前他早就开骂了。

    但好歹他是为救自己负的伤,再像以前发脾气似乎有些不厚道。

    于是循把已经冒到喉头的恶气强压了下去。

    “操士就是操炮之士,不然你以为我们是干什么的?”循不耐烦的回答。

    沈兵吃惊得嘴里都能塞下一个苹果。

    “炮?我们居然有炮?”

    循没好气的朝帐蓬旁扬了扬头。

    沈兵朝那方向一看,然后就明白了。

    那是投石机,古人管投石机叫“砲”。(注2)

    这倒是个好消息,投石机嘛,就是隔远了往敌人方向发射石弹。

    虽然也危险,但总比步兵拿着刀枪剑盾与敌人近身肉搏好得多。

    然而,当沈兵走到那被称作“砲”的投石机面前时,刚才的兴奋劲瞬间就凉了半截。

    尼玛这玩意居然叫砲?

    沈兵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往循的方向望了望。

第一章 谁扔的炮仗(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