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公士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长城在第五天崩塌。

    这让沈兵有些意外,他原先估计至少需要一周。

    毕竟投石车发射的是石弹而不是炮弹。

    赵长城也经过了百年的拓宽和加固,不是寻常城墙可比。

    不过沈兵也没多想,只道是秦军之前的进攻就给长城造成一些损伤。

    长城一出现缺口,秦军士兵就高喊一声像决题的洪水似的涌入。

    霎时一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虽然缺口只有十余步依旧是易守难攻,但总比用攻城梯攻城好得多。

    再加上秦军士气正盛而赵军却摄于秦军投石车而心胆俱裂。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秦军就缺口攻入长城另一侧。

    接着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了。

    秦军兵士就有如虎入群羊一般追着赵军猛砍猛杀,到处都是赵军的惨叫和哀号。

    沈兵这些工程兵则跟在部队后前进。

    工程兵是部队顺利前进或保持战斗力的保障。

    比如部队需要有人修路搭桥,再比如装备需要保养和替换。

    而“砲人”则主要是维护投石车,必要时还需要就地伐木建造以保证投石车的数量。

    跨过长城,展现在沈兵眼前的画面用“尸山血海”这个词来形容都不为过。

    空气中弥漫着死亡和血腥。

    横七竖八的尸体堆叠在一起,尽皆无头。

    秦军以敌人首级论功,也就是“得甲首一者,晋爵一级”。

    因此秦军往往会在杀敌后马上取敌首级并将其绑在腰间继续杀敌。

    于是秦军过处,留下的多是无头尸身。

    这些尸身无规律的躺在地上,四肢无力的伸展开,就像被斩杀抛弃的家禽。

    脖颈处流淌的鲜血不一会儿就染红了地面的泥土,越聚越多,越聚越多。

    不久就集成了一道小溪,接着又汇成了一条河流。

    很快低洼之地积的不是污水,而是一滩滩鲜血。

    沈兵腹部忍不住一阵翻江倒海。

    他原本还想将其强压下去。

    但看到苍等人在尸身中翻找着“漏网”的首级并将其砍下时。

    就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循带着些怪异的眼神望向沈兵,问。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为何……”

    “我没事!”沈兵解释道:“我只是,身体有些不适!”

    循说:“你也应该去找找首级,这可是我等难得的机会

第八章 公士(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