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父亲·哥哥·妹妹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这不当父亲永远不知道一位父亲会有多少难处。

    簪花城不算很大但也不小,在这样的城市中能够与另外两大世家三足鼎立绝不简单,尤其是在另外两家还拥有仙门背景的时候。其中的尺寸拿捏足够刘老爷每天愁的薅光头发了。

    事实上,在刘奈不知道的十几年中,刘老爷一直在寻求与仙门的合作。只可惜,刘老爷的富有对于仙门来说算不得什么,银子金子必须要浓度奇高才能算的上是一种灵材。所以这就相当于是卖方市场,有的是人削尖了脑袋愿意给仙门财富,可最终得偿所愿的也不过少数,刘老爷也一直没有能够跟任何仙门搭上关系。

    而这种境况直到三年前才算是有了转机,那时候这身体的主人还是贪财好色的土行孙把持,刘老爷有一次出远门做生意将土行孙留在了簪花城。也许是土行孙这个过去的神仙真有什么气运护体,竟然在逛街的时候淘到了一块石头。

    这石头拥有很多特殊的作用,但多数都是用来炼制一种辅助结丹提高成功率的灵药。当时土行孙仗着自己是天选者资质强大,完全没有将这石头当回事。直到刘老爷回来后才重视了起来。

    刘老爷想的很明白,锦上添花完全没有雪中送炭来的珍贵,何况他早就上赶着跟附近那些仙门表过忠心了。如果这么直接的去献宝,就算人家收下来也不会重视你。

    所以刘老爷一直在等,也是在赌,赌有一个仙门的人需要这种灵药,需要一个可以让刘老爷上位的机会。

    最终,刘老爷等到了!

    一条消息进入了刘老爷的耳中,说是有个仙门的大师兄在寻找炼制丹药的材料。这消息传的很广,但却并没有引来太多人的注意。

    原因很多,一方面是此类求药的悬赏很常见,人们早就习以为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门派并不是很强大,所以修行者们也并不太当回事。

    这就便宜了刘老爷,作为一个商人,刘老爷有自己的处世之道。他分得清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自己配做什么、不配做什么。如果这位大师兄是某个大派的嫡系,那他还真不敢跳出来,何况也轮不到他跳出来。

    嗯,顺便说一句,刘老爷还是很熟悉儿子的,知道这小子也许天赋不错,但性格颇为恶劣,至少不认为他能够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若是进入那些强大的名门,怕是会在严酷的竞争中泯然众人。

    怎么说呢?有点宁为鸡头不做凤尾的意思!

    “这个门派叫做九遁玄门,我通过各方面都打探过了,这仙门的口碑还算不错。由于仙门规模并不大,所以以你天选者的身份进去肯定也会得到重视。”

    刘老爷淡定的端起茶杯,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一边的刘奈心中有点感动。面对刘老爷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占据你儿子身体’的愧疚感。因为他当初也是跟土行孙一起投胎过来的,只是此时感受到强烈的父爱却是更加深切了一些。

    刘奈不知道这九遁玄门有什么玄妙,但现在的他似乎没有什么选择。

    “那个骸头陀逃跑之时已经受了伤,暂时应该不会主动来找麻烦。可我完全没有把握他会在什么时候将伤养好,这个九遁玄门能够庇护的了刘家吗?”

    刘老爷放下茶碗笑道:“放心吧,我在召唤九遁玄门的人之前就已经将这些事和盘托出了,他们说,这扼道山的魔人虽然势大但却是一个个自私自利,不会有谁因为师门情谊来给他报仇的。也就是说就算有报复,也只可能是那骸头陀自己过来,而那九遁玄门距离簪花城并不远,只需要发出报警,最近的门人自然会赶来救援。”

    “是这样吗?”刘奈眉头紧锁,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好了,你爹我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你就将心放裤裆里吧。”

    刘奈(﹁“﹁)

    ……

    深夜,刘老爷打发刘奈去睡觉之后独自一人来到了祠堂。

    祠堂中供奉的牌位并不是很多,说到底刘家发迹也不过是从刘老爷开始的,而刘老爷能够记得的先辈其实并没有多少,为了壮壮声势刘老爷已经将能够想到的旁支末系都填了上去,但即使如此也没有能够布满一面墙。

    “爹,你又来做样子了!”

    背后一个古灵精怪的奶音打断了刘老爷的沉思,缓缓转头便是一个穿着玉色长裙的小美人。那精致的小脸看得刘老爷心情瞬间阳光起来。

    “佳宁啊,怎么还不睡觉呢?”

    刘佳宁随意揉了揉乱糟糟的长发,睡眼惺忪显然是刚刚从梦中醒来,一点都没有梳妆打扮。

    “起夜的时候发现伺候的侍女不见了,这才知道爹你已经遣散了部分仆人。”

    刘老爷愣了一下继而气愤哼道:“这些忘恩负义的贱民,明明让他们等到你哥离开后再走的!”

    刘佳宁将手中提着的灯笼放在一边,接着到旁边点了三根香插在香炉里,“早跟爹说过,

第七章 父亲·哥哥·妹妹(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