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跟你说,光遁法我们就有九种,厉害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奈得知九遁玄门的人已经到来时就在想,为什么不与莲花坞和青华山的人一起到广场呢?是有矛盾,还是说怕丢人?

    倒也不能怪刘奈这么想,毕竟之前就知道这九遁玄门虽然名字有点味道,可实力确实不如另外两者。

    不过当看到来的三个人时,他就觉得,今天簪花城的最大赢家,恐怕就是这九遁玄门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合该我九遁玄门大兴啊!”

    当先一个中年男人笑的肆意,褐色道袍、腰悬葫芦,发髻有些疏于打理却又衬托出一缕不羁的气质。记得前世网上有几年流行个词,叫做看气质,这位就属于这一类的帅哥。

    至于中年男人身后则是一正太一萝莉,前者皮肤有些糙,不是天生倒像是做了很多农活的那种。后者皮肤白里透红,像是未完全拨开的鸡蛋皮一样,感觉比刘佳宁还要粉嫩可爱。

    刘老爷看到刘奈这肆无忌惮打量的眼神有点着急,忙按着他的后脖颈行礼,“这位仙师乃是九遁玄门的宋道长,莫要失礼。”

    刘奈露出一抹憨笑,“道长万安!”

    中年男人似乎对于刘奈很满意,可一开口就让刘奈心头猛的跳了一下,“我刚刚听到你在门外说杀了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杀的,能说说吗?”

    话音落地,那正太萝莉纷纷好奇的望向他,而刘老爷却是眉头轻皱有些自责,他就不该在门口多嘴,谁知道这宋道士竟然有如此听力。

    刘奈心中电转,几乎没有迟疑的回道:“昨天有个骸头陀想要掳我去扼道山,其似有收徒之意,于是先送了我一些毒药。而我刚刚得知书童出卖了我并改投了韩家,我总不能让他跟到莲花坞后对我妹妹不利,所以就在脸上下了毒并激他出手殴打,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毒发了吧!”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脸颊有些红肿。”宋道士点点头,语气弱下来也没有了刚刚的咄咄逼人。

    刘奈见状松了口气,做人总是要留些底牌的,再说他一个凡人却拥有对金丹高手都有效的毒药,这真的不好解释啊。所以这锅就甩在了那骸头陀的身上。

    至于会不会识破,这一点刘奈倒是很有把握,他就是看准了这中年人不会探查刚刚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也许是怕被虞烛和季威发现,也许是其它什么原因。但同理,他有很大的可能也不会探查昨天发生的激战,除非他能够活捉骸头陀,否则是没法验证谎言的。

    “你小小年纪倒是胆子大,就不怕那莲花坞的人重新找上门来?我可知道那些娘们不好讲理的!”中年道士好笑的又问。

    刘奈摇头,“首先我全程都是受害者,他们没有办法证明是我做的。”毕竟戮魂草作用于灵魂,从身上是看不出来问题的。

    “其次,那书童刘瑾不过是个普通人,并不重要。虽然我妹妹也是个普通人,但毕竟有我这么一个头顶灵光的哥哥,相信她们会知道怎么衡量。”还有一点他没说,韩彩香这丫头精的很,一个是卖主求荣的普通书童,一个是背后有头顶灵光的哥哥,相信她也知道该怎么选。

    “最后,您这不是来接我了嘛!”刘奈腆着脸笑,言语间甚是讨好。

    原本以为这中年道士会含蓄的点头认可,谁知道这家伙的反应有点大,却是吓到了刘家父子。

    “好!非常好!用了绝招就跑,果然与我九遁玄门有缘啊!”

    嗯?

    刘奈和刘老爷用眼角余光对标了一眼,为什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呢?

    “事不宜迟,我也不想跟那些娘们儿打交道,我们走吧,嗯,刘老爷也离开吧。莲花坞的人虽不至于迁怒凡人,但难保有些人心思复杂。”说到逃跑,这中年道士非常的干脆,挥手就是一辆马车落在院中。

    这马车有点类似古罗马的战车,没有封闭的车厢,完全敞开的设计看起来有点寒碜。前面拉拽的也不是什么珍禽异兽或者宝马良驹,而是四匹铜绿色的金属马,看起来锈迹斑斑有点破旧。

    中年道士拉着正太萝莉就上了车,然后回头望向刘奈。

    刘奈见状自然明白到了分别的时刻,回头与刘老爷对视一眼,视线之中似有无数话语,但最终却化作了一句,“保重!”

    ……

    一刻钟后,一个身着鹅黄长裙的女修落在刘府门前,刚要开口却发现大门之上贴着一张红签。

    “东主有喜,请改日来访!”

    “……”

    此时的刘奈已经坐在马车上穿梭于白云之中了,探头往下望去,他还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道长,这马车是什么名目?”

  &

第九章 跟你说,光遁法我们就有九种,厉害不?(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