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跟你讲,我们九遁玄门老厉害啦!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神通啊!那真是好了不起的样子呢!”刘奈突然间又对这个九遁玄门有了点信心,嗯,但愿这个‘神通’与他理解的相同。

    “大师兄,什么是神通啊!”田镇宗能够理解炼宝炼体或者剑修,但这个神通却有点理解不了。

    宋霖也许是习惯了吹嘘自己的门派,微笑且不失严肃的说道:“所谓神通是修士与天道感应后领悟的特殊能力,具体效果因人而异,但神通与炼宝剑修等都不同。修士的修为是不断上涨的,你现在炼制出来的东西很可能过个几十年就用不了啦,还得费尽心机的去收集材料升级。有传承的可以按照前人经验寻找,没传承的还得自己摸索升级方法。但神通只要一旦炼成就会随着修为越加强大,可以说是终生受用啊!”

    田镇宗这小屁孩明显非常好骗,倒是那个青颉一直脸色平淡看不出被忽悠的样子,难不成这妹纸深藏不露?呃,该不会是听不懂吧!

    刘奈挑了挑眉头,很给面子的也摆出个羡慕的样子问:“那大师兄,你能举个例子吗?这神通修炼出来是什么样子的?”

    宋霖顿了一下,继续笑道:“说的太深奥你们也不懂,嗯,就举个例子吧,我们九遁玄门的创派祖师就领悟了一种强大的神通,只需要知道敌人的生辰八字就能够编织成一个草人,然后置于桌案拜上几年,无论这敌人有多高的修为都能活活拜死!厉害吧!”

    嘶!

    刘奈这里还在捋着这段话中的信息,旁边宋霖已经开始倒抽一口二氧化碳表示震惊了,就连那小萝莉青颉也睁大了眼睛,嗯?这回都听懂了?难道就我没有概念吗?

    几乎在瞬间,刘奈决定泯然于众人,也很给面子的抽了口氧气,“无论什么样的高手都能拜死?那还真是好厉害呢!”

    为什么有一种藏起来要把敌人熬死的既视感呢?好别扭的感觉啊!还拜几年?如果宋霖的话再有点水分……

    刘奈挠了挠脸颊,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宋霖,总感觉自己好像是也被忽悠了,但是忽悠的这个点在哪呢?

    刘老爷之前说九遁玄门距离簪花城很近,虽然当初就猜应该是骗他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还要出海。

    刘奈趴在入云战车的边缘向下望去,却见海浪起伏不定,一股咸腥的海风冲入鼻腔,冷不丁有些不适。前世刘奈是到过海边的,可那个海与眼前这个显然并不一样。

    海风更强、海浪更高,时不时还能看到海面下的巨大黑影,果然啊,这个世界很危险。

    只是……“大师兄,咱们九遁玄门是在某个岛上吗?”

    “嘿嘿,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宋霖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刻,仿佛肯定他们一定会感觉震惊似的。

    刘奈心中叹了口气,开始发挥想象,吃惊?有什么可吃惊的?是完全由水组成的城堡?还是由巨大乌龟驼起的建筑?又或者让个巨人边蛙泳边背着?再夸张点,直接在一只克苏鲁巨兽身上挖坑居住?

    经过网络大轰炸的刘奈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震撼的,不过作为一个敬业的演员,他还是会适当露出吃惊表情的。

    正想着,前方云层突然变得异常浓厚,而入云战车却一头扎了进去,接着原本阻挡罡风的作用仿佛失效了,密集的水气顷刻间打湿了他们的衣衫。

    刘奈和田镇宗倒是没有在意什么,青颉的秀眉紧锁抓着衣角好似浑身不得劲,刘奈眼角轻易瞥到了这一幕,虽然宋霖说是捡到的,可看这细嫩的皮肤与稍微洁癖的习惯,以前怕是个大家千金。

    嗯,说起千金就想到了自己那妹妹,也不知道从小姐到侍女的转变能不能适应,但愿她能够苟得住。

    刘奈很明白,这世上哪怕是亲人有时候也未必靠得住,但是他却愿意做一个靠得住的亲人!

    托了土行孙的福,他的灵根必然不俗,虽然对于修炼一道没什么经验,但有灵根打底,他就算混也能混个小康水平,等到时候有了资本就去莲花坞。如果能够将妹妹接出来最好,若是不能也有面子让莲花坞的人照顾一二。

    种种念头一闪而过,眼前豁然开朗,浓浓的云雾之后竟然是一艘巨大的楼船!

    谈起楼船,一般都是指得古代战船,因为船高首宽,外观似楼而得名。这种楼船一般分为多层,每层都设有女墙用以防御敌方射来的箭矢。女墙上也开有箭眼,用以发射弓弩。为了防御敌人火攻,有些还蒙有皮革隔热。但因为船只过高导致重心不稳,所以不能远航,主要负责内陆河道的巡防。后来有财有势者也将其改造成高级的游船

第十章 跟你讲,我们九遁玄门老厉害啦!(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