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你这人咋不会谈判呢?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骸头陀,刘奈表示很遗憾,当初他真的没有想过毒杀他。刘奈想的不过是借虞烛和季威的手干掉他而已。这个逻辑你细品一下,是不是有点‘君子远庖厨’的味道,所以说啊,刘奈还是个适合走大儒之道的读书人。

    当时刘奈对于戮魂草的能力并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你想想,就连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土行孙都可以靠着本身的灵魂强度硬抗一夜,这毒性估计也强不到哪去。

    可如今的情况却让刘奈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他低估了土行孙的灵魂强度,毕竟连金丹级别的骸头陀都挺不住,土行孙却挺了一夜。第二,他低估了戮魂草的毒性。

    嗯,该怎么说呢?这是好事啊,至少现在刘奈心里有底气了。

    “敢问前辈上下?既然是因骸头陀而来,可是来报仇的?您看是不是找错了目标?”刘奈满脸写着恭敬,笑的跟弥勒佛似的。

    那男子似乎非常满意这种戏耍的感觉,“我与师兄的关系其实并不好,所以报仇之言倒也不必。本座,极乐老人!”

    极乐?那还真是祝你早登极乐呢!( ̄へ ̄)

    “你这是什么表情?莫非听说过本座的传说!”极乐老人点了点刘奈的脸,那副偷鸡成功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刘奈讪笑,“前辈莫要多想,只不过是在我印象中,以极乐为号的,不是心思深沉的假逍遥,就是在动作片里客串的小角色。当然,前辈肯定不是,您是带坏人呐!”

    “好!说得好!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动作片,但你最后的评价就很符合我的胃口。若非师兄要求,本座也想收你为徒了!”极乐老人一脸惋惜的摇摇头,好像他们扼道山都爱才如命一样。

    “敢问骸头陀前辈是怎么要求的?您不是说他死了吗?您……送的终?”刘奈说着眼神就不一样了,原来你是这样的极乐老人吗?

    极乐老人不在意刘奈的眼神,甚至还长长叹了口气,“本座当时若是在场,一定不会让师兄死的如此轻易。自古死有轻如鸿毛,亦有重如山岳。本座如果有机会,肯定让他死的无比壮烈!”

    刘奈嘴角微抽,假模假式的安慰道:“逝者已矣,还请节哀。那骸头陀是留了遗书吗?”

    “你想知道?”极乐老人笑容里突然间充满了恶意,看得刘奈脑后发凉。

    “这个……如果是坏消息,前辈其实也不用说的。”

    “呵呵!”极乐老人一看刘奈这怂样反倒积极起来,“师兄在临死之前给自己找了个山洞当坟墓,之后在洞口留下禁制阵法,只有按照他的要求破解才能获得他的遗产,硬来就会爆炸。说起来地点距离簪花城很近,就在郊外的铁空山后。”

    刘奈愣了一下,铁空山他熟啊,距离簪花城真的很近,嗯?这么说当时骸头陀离开簪花城没多久就不行了,这药效发作的可以啊。

    嘁!就说那个季威和虞烛蠢吧,当初估计再来几拳就能将骸头陀留下了,没来由的让老子背锅。

    “原来如此,那看来骸头陀前辈的遗产很丰厚啊!”

    极乐老人微笑点头,“你没有说错,师兄身上确实有很多东西,而且有好多还是我需要的。”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破解阵法的要求?”刘奈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错!”极乐老人表情看起来突然有点伤感,“师兄还是了解我的啊,知道我觊觎他身上的东西,所以那信息就是给我留的。至于要求……需要你的血才能开封!”

    “嘶!我又不是他的爸爸,干吗要我们父子的血才能开封啊?”

    刘奈一瞬间怨念深重,破口就是一句不带脏字的虎狼之词。

    极乐老人顿了一下接着弄明白了话里的人物关系,“哈哈哈,你这小子真是太合我的胃口了,怪不得当初师兄想要收你为徒呢,哈哈哈!”

    听到这有些恶心的笑声,刘奈瞬间又冷静下来,“骸头陀前辈这就不对了,当初杀死他的明明是虞烛和季威,一个是莲花坞的,一个是青华山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干嘛找我的麻烦呢!嗯,说不定是莲花坞的人,我跟你说哦,大家都说莲花坞的娘们儿很豪横的!”

    极乐老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奈甩锅,直到盯的他不出声了才道:“我师兄可没有我这么坏,他说用你的血开封,那就必然是你做的。能以凡人之躯杀死一名金丹圆满的高手,你足以自傲了,却也不用自谦。”

    刘奈张张嘴,看着极乐老人那戏谑的眼神,也知道再狡辩基本没用了,像这种带恶人往往在某些方面非常执着。看来今天若想活命,怕是要改变策略。

    “那……前辈之所以还没有动手,想必是对那种能够杀死骸头陀的手段有兴趣喽?”

 

第十六章 你这人咋不会谈判呢?(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