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究竟是谁在算计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世界啊,我……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会不会是我眼花了!”阿罗很是委屈无辜的看着青颉。

    青颉也有点懵,不过身为师姐这种时候自然不能怂,“嗯,不是眼花,只是……”遍搜肚肠发现这事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能力,好像解释不来,“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时间倒退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一部分仙位强者被大儒拦下,一部分金丹修士也被忠于朝廷的文官武将阻拦,但修士的数量始终太多,于是其余都冲进了皇宫想要搜寻皇帝。或者更加准备的说就是在找气运!

    毕竟亡国气运的副作用不过是一些煞气,虽然不能直接拿来用,但却可以间接使用,比如那些沾染了气运的皇子、皇妃或者是公主什么的。

    呵呵,对于修行界来说,讲究的就是个物尽其用,那些不能修炼的凡人皇室其实都是仆人的好人选。无论是用来伺候还是用来炼制一些不正派的东西,反正就是好用。

    所以这些修士进入皇宫之后,就跟那些侵略者蛮夷没有丝毫的差别,也不像什么电视剧中那样,有某个将军喊什么不能奸淫捋掠,血与火疯狂的相映成辉,俨然已经有了一片地狱景象的雏形。

    就在这个时候,青颉和阿罗也终于找到了一栋就在城墙根下的宅院,嗯,这个房子说起来还挺诡异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贴着墙根建造的房子呢?

    两个小家伙心很大,宫墙里面恍若人间地狱,一墙之隔的外面却是他们在好奇的游览宅院。

    而在这时,从前方城墙根下草丛中,突然间钻出了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那中年人站起抬头见到两个孩子也是愣了一下。

    双方莫名其妙对视的同时,一道金光突然间就自那中年人的包袱之中窜了出来,在天上形成龙影之后又朝南门去了。

    “你们是谁?”

    “你是谁?”

    “……”

    中年人见那龙影声势太大,哪里还敢耽搁,抽出一柄匕首就朝两个小孩划过来。“你们知道的太多啦!”

    砰!砰砰!piaji!

    青颉操控水鞭缠住这中年人的脚踝,左摔右摔再拎起来看看,接着原地摔。

    “行了,说说吧,你是谁?从哪来?要干什么去?”青颉捋了捋额前的发丝,一个凡人还敢跟修士动刀子?是不是看我唇红齿白青春靓丽就好欺负啊!

    “仙子饶命!仙子饶命啊!我真不是大梁皇帝!”

    青颉上去就是一巴掌,“谁问你是不是大梁皇帝?大梁皇帝长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回答我的问题!”

    “唉?”中年人有点懵,顿了一下如实道:“小人梁四郎,家中排行第四,家父曾是南城门守门校尉,后因收受贿赂被衙门收监,后来一个內侍告诉我们说只要做皇帝的替身就能够免罪,所以我们便假死脱狱。”

    “皇帝的替身?”青颉后退一步看看梁四郎,接着表情有点精彩的与阿罗互望一眼,“你别说,刚刚我们是知道皇帝跑了,现在这一仔细看,还真与那皇帝有八分像呢!”

    “等等,你父当初贪污了多少。”

    阿罗毕竟是曾经的皇子,这一句话绝对问到了点子上,梁四郎脸上突然间闪过一种化不开的仇怨,“只是一篮子鸡蛋!”

    “鸡蛋?”

    “当日天色已完城门关闭,一农妇赶来投亲,恰巧卡在了城门处不得进。我父看她风尘仆仆甚是劳累,便好心给她多开了一会儿城门,那农妇感恩第二天就送来了一篮子鸡蛋。谁知道这便成为了我父收受贿赂的罪证!”

    梁四郎的语气中怨气满满,而这么一说青颉也算知道了,“呵呵,这分明是皇帝知道你长得像,所以才刻意逼迫吧!”

    “不是我们长得像,是我们兄弟四人长得都像。这一回皇帝跑了,却让我们兄弟四人假扮成皇帝然后着人看守在皇宫之中乱跑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唉?那你是怎么从狗洞子里钻出来的?”青颉显然对狗洞更有兴趣。

    梁四郎叹道:“本门兄弟四人本就有意逃跑,无奈有人看守,正一筹莫展之际,谁知道那些负责看守的人竟然先一步跑掉了。于是我们一商量,四人一起实在扎眼,索性就分开跑吧,能走一个是一个,至少给梁家延续了血脉。而我们以前其实都是伪装成小太监在这皇宫中生活的,所以对皇宫地形也算熟悉,知道这里有个狗洞,所以我就想着顺狗洞钻出来。”

    青颉眉头紧锁,“胡说,如果这里有个狗洞,那这家主人怎么会不知

第九十九章 究竟是谁在算计朕?(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