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痛出猪叫(求票,求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行!”

    “少爷你就喝一口吧,你看你嘴唇都干成这般模样了。”

    “滚,少爷就算渴死也不喝你这尿壶装回来的水。”

    “可是少爷,今夜是月圆之夜,门中不让走动,无法下山打水,少爷不如将就一下.....”

    “不喝,不喝,打死都不喝!”

    “.....”

    此时灯光昏暗的小木屋中,方家主仆二人就关于喝与不喝正进行激烈的讨论,最后在少爷的坚决态度下,方大牛将尿壶中的水放在桌上,自己则是盘膝而坐修炼起武法来。待那月上梢头,小木屋内有一个影子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最后他伸出手从桌子上抓起尿壶。

    “咕噜咕噜!”

     饱饮一番后呢喃道:“反正尿壶也是洗过的,天底下也没有谁规定尿壶必须用来装尿而不能装水吧!哎呀妈呀,果然是真香定律。不行,本少爷要过上有滋有味的生活,绝不能喝着尿壶装水。”

     方世玉两世为人,糅合了两世的性格特点,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概就是“傲娇”吧!

     而就在傲娇少爷准备回床继续养伤时,他发现头顶上貌似有人,那灵峰蛀穿的小孔中,陡然伸进来一根嫩绿竹管,竹管中冒出一缕白烟。

    前世阅片无数的他,又怎能不知道这是何物,然而就当他准备大声唤醒方大牛时,自己却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他勉力的伸出中指......

    “果然,修真世界不好混啊...”

     少顷,小屋的木门被打开,月光悄然溜了近来,印在方大牛憨态可掬的脸上,紧接着一个黑衣小个子垫着脚尖走了近来。她用黑巾遮面,只露出一双如星光般的大眼睛。小个子先是捏了一把方大牛的脸,在确定这大傻个儿睡过去后,再转过头目视着方世玉,月华下,一个十七八岁长相还算清秀的少年趴在地上,手指摆着奇怪的形状,紧接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陡然间眼中露出一抹凶光。

     “方世玉,别怪本姑娘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爹是方烈,要怪就怪你太恶心,今日就是你的...咳咳..”

    小个子话音未落,场间突然冒出一道白色烟尘,小姑娘猛然回身,立刻手捏法印鼓动灵力使出一招道童院童子都会的避尘诀,刹那间烟尘尽散。

     小个子低头一看,哪还有方世玉的身影,她立马破门追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个和她打扮一样的黑衣人将昏厥过去的方世玉扛在肩膀上。从形态上看,那黑衣人也是一名女子,但是相比起小个子来说,她却要丰腴许多。若是方大牛在此一定会叹一句:“这才是少爷喜欢的类型!”

     小个子见到嘴的鸭子只剩下一地鸭毛,又哪能甘心?

     “站住!放开那个混蛋,让我来!”

     大屁股一听,微微侧身,露出一双浅笑盈盈的美眸,只是她并没有如小个子所言放下方世玉,而是“啪”的一巴掌拍在方世玉的屁股上,那模样,那姿态宛如一个女流氓在宣示这猎物的归属权。接着头也不回,脚下生风,腾空而起,一跃好几丈,宛如一只黑雁,借着山风往山下滑翔而去。

     小个子气得跳脚,只听她恨恨道:“在这青云门的一亩三分地,还从未有人能从本姑娘手上讨到便宜,哼!”

    说完却是从腰间掏出一只响箭,只见她手起绳落,“飕”的一声,响箭化作一道流光升空而起,声响传遍了整个山谷,陡然间无论是她脚下的外门山谷,还是对岸的内门山峰均是灯火通明。

     执勤的筑基长老们见此,立马飞身上剑,流光划破长空向外门弟子的山头飞来,而原本待在外门处的小个子此时借着空挡有条不紊地开始换装。只见她扒掉外面的黑衣夜行装,露出了里面的内门弟子服侍。

     青白相间的云纹裙,配上一条腰间软带,将小个子的体态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此时她用双手拍了拍脸庞,好让那因为生气的脸不至于那么僵硬。再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面梳妆镜子,扒拉一下额间的刘海秀发,光滑的铜镜中,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在如水月华的衬托下,倾国倾城,娇俏可爱。小个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一翻,镜子凭空消失,待天上的几道流光落下,小脸焦急地迈着小碎步冲了过去。

     “不好了,不好了!方师弟被人抓走了。”一边跑,一边喊着,语气激动,但是演技却颇为拙劣。

     落下的青云灰衣执事长老,见此眉眼一横:“应巧巧,可是你放的响箭?简直无法无天,不要以为你师傅宠溺你,你就能置门规于不顾!再说,今日月圆之夜,你可知其中危险?还不快回去!”

     这灰衣长老,言辞激烈,语气中露出一丢丢无奈,还有一丝丝宠溺。盖因这应巧巧不仅是修真奇才,其身份地位更是不一般,但是紧接着,灰衣长老却反应过来,这里不就是那出恭废物的居所吗?她应巧巧怎会在此?

     “你刚才说什么?”

     应巧巧揉了揉衣角:“白长老,巧巧说方世玉,方师弟被人抓走了!”

     这灰衣长老名白鹤,是青云门外门三大执事长老之一,方世玉身份特殊,前些日子又不明不白的受了伤,虽然门中人人都传是其出恭时摔下山崖的,但是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幌子。

     就凭他那练气六层的修为,又怎会晚上撒尿摔下山崖呢?门中也针对此做了一些调查,最终掌门发话,才将此事压了下来,既然大家都说他是出恭摔的,那就是出恭摔的

第2章:痛出猪叫(求票,求收)(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