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废还是不废?(求票,求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前有坐山名叫青云山,从前有个大仙门名叫青云门。然而那是三千年前的事情了,三千年前,青云山被一分为二,有了中间这一条狭长的峡谷,而如今的青云门也从九门之首落于末尾,谁也不知道若是这一代的青云上人道陨后,青云门还能不能出一名金丹延续道统。

    甚至江湖上曾有言,这位青云上人只是一名伪丹,当然伪丹虽伪,那也是丹,外加上数万年来留下的底蕴,青云门终究死皮赖脸的扒拉着那九门之末的位置。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对于修真者来说,采集日出时第一缕青紫之气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故修真者多居于高山之地。紫气东来之时,乃是修炼的绝佳之际,此时,青云山五峰之一的青云峰顶,一青衣老道正盘膝而坐,头顶上悬着一颗半透明绿豆大小的金丹。此人正是青云门第一人,青云上人。

     而在青云上人打坐的地方,有一座小道观,道观中除了三清象与一些香气烟火外,只有三个蒲团,一张靠墙木床。很显然这就是这青云第一人的居所了,而在木床上,此时正有一人悠悠地醒来。

     方世玉从床上爬起来,缓步走出道观,映入眼帘的却是茫茫云海中升腾起的一轮红日,前世的方世玉哪里见过这等震撼的仙家景象,纵然此世化身纨绔时也不曾来过山上峰顶,比起日出天地盛景,他更喜欢在这个时候拱在侍女的被窝中。

    但此一时,彼一时,两世记忆相合,有些东西终究发生了一些变化。方世玉并没有发现盘坐在地的老道,他虚眯着眼,享受着清新的空气,和那云海升腾带来的震撼,一股豪迈之情油然而生。

    “你醒了?”

     但是一个声音却把方世玉的豪情打断,他宛如炸毛的猫一般往后跳了一步,方世玉仔细一看,却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弟子拜见掌门!”

    且不管昨日他如何来到此处,也不管内心深处有何种忧虑,方世玉还是老老实实的行了一个礼。

    老道却轻声笑道:“这可不是老道所知的方世玉,你以前不都叫老道‘那老头儿’的吗?怎的如今却是懂起礼来了?”

    方世玉擦了擦冷汗,暗骂一句“小气老头儿”,却是把头低得更低以显恭敬。

    “以前是以前,今时是今时,还请掌门念在弟子年幼,不懂世事,饶恕弟子。”

    老道轻噫一声,却是自说自道:“莫非是开窍了?”老道满意的捋了捋胡子,却又摇了摇头。

    “孩子,纵然你开窍也无用,有人要杀你!”

    方世玉不语,他怔怔的看向眼前的老道,心中暗叹一句:“终于要图强见匕首了吗!”

     老道顺手一排,只见两个信封从其袖中平稳的飞出,两封信都有被打开的迹象,林峰接过其中一封读了起来。

     老道的声音也继续传来。

     “这有两封信,一封从北边来,是你那倔驴父亲写的。还有一封从京城而来,是你姑母写的。你带着这两封信,下山去吧!”

     接过,打开,第一封信约莫千言,方世玉囫囵吞枣般读完,信是武侯写来,字迹潦草,话里话外无非就只有两个意思。

    “第一,老子死了你得活着,为我方家传宗接代,家传物件别丢”

    “第二,有人要杀你,老子帮你杀了一大半,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第二封信是从宫中寄来的,那是自己的姑母,当朝太后寄来的。信中让方世玉回白玉京,她已经帮他安排好了一门亲事,以后就做一个富家翁,修真练武之事就不要想了。

     读完两封信,方世玉却是云里雾里。谁要杀他?为何要杀他?自己那便宜老爹信中所言为自己杀了一半又是什么意思?

    “看完了?”

    青云上人眯着眼笑问道。

     方世玉先是愣了愣,接着又点了点头。

     “既然明白,那就过来断经脉吧!”

     方世玉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开什么玩笑,果然这老头儿就是断他经脉的罪魁祸首,昨夜那枚金色的药丸好不容易让他重塑经脉,虽然丹田是废了,但是好歹能修炼武法不是吗?可是眼前这眯眯眼老头儿二话不说又要断他经脉,当他方世玉是泥捏的吗?

     “咳咳..”

     好吧,还真是泥捏的,那青云上人虚空握抓随手一吸,轻描淡写地捏住了方世玉的脖子。

    方世玉挣扎:“能打个商量不?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青云上人单手甩了甩佛尘,把方世玉放在地上,拿捏语气道:“你这是和我谈条件,还是在求我?你要知道,断你经脉,才能保你一命。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一个能修炼的武侯世子!”

    方世玉心中鄙夷,你害我还是为我好?我去你大爷,这要是搁在前世,老子一个火箭筒送你去见真主。但事到如今形势如此,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是方世玉很好奇究竟是谁想要杀他。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青云上人道:“他们是你惹不起的人?”

     方世玉又问:“我从小到大几乎就生活在这青云门,是,以前确实调皮捣蛋了些,但自问从未逾越底线,我那不是希望你们烦我了,送我下山找我老爹去吗?总不会因为我小时候揪了你几根胡子,偷了几颗大萝卜,看了几次小师姐洗澡就将我赶尽杀绝吧!”

     “如果是这样我方世玉诚挚地向青云门诸位门人道歉,我保证以后好好做人,争取为青云门的蓬勃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青云上人眯眼笑道:“几日不见,你这油腔滑调了许多。但并非如此,十年前你本就该死的,你父为你搏命十年。”

     “搏命十年?”

    方世玉微微一愣,本来他对前身的那便宜父亲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听到这几个字时心中却有种莫名的悸动。前世的他也有一个老父亲,为了他甘愿牺牲自己,方世玉本以为历经七年血雨风霜能够忘却,但是此刻他不禁想起了那老迈的身影。

    当前世父亲和今生的那个伟岸身影重合时,方世玉眼眶微润,他说得不错

第3章:废还是不废?(求票,求收)(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