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世玉决定出去走走,突破后天三重,方世玉自觉身体轻盈了许多,但是身上的恶臭让他无法忍受,他疾步向山下走去,准备到小溪中洗漱一番,走到半山腰,前方传来的声音却让他皱眉不已。。

     “蠢货,你跟着那废物有什么前途?如今的方家已经不是以前的方家了。我知道,你是方世玉那死鬼父亲捡来的,所以才改姓方。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武道修行所需的资源一点儿也不比修真少,我朱家少爷哪一点儿不值得你跟随?今日,你如论如何都得给我家少爷一个答复,否者朱少爷不会让你好过的。”

     一名背部印一个“朱”字的青衣小厮,正趾高气扬地拦在方大牛面前,这名小厮还算不凡,体表居然有灵气流转,对于曾经达到练气六层的方世玉来说也不算陌生,这名小厮有四层的修为,倒是勉强够得着外门弟子的门槛,长得倒是俊俏,唇红齿白,只是却不知为何不入外门,反而要去当个奴仆。

     但是一个练气四层却拦着一名后天九重的武道精英,特别是这名武道精英与他不过咫尺之遥,就让人有些耐以寻味了。修真和修武,从本质上来说,并无优劣之分,一般来说练气士是不会让武道修行者近身的。

     但是这名小厮却是咄咄逼人,方大牛在他唾沫横飞下底下了头。而在那青衣小厮不远处,正有一名华服少年,那青年身旁跟着两个婢女,其中一个方世玉还认得,却是他曾经的娇俏侍女小白。面对方世玉的目光,小白下意识地躲了躲。

     那华服青年方世玉也认得,曾经也是被他欺负的主儿,是京城财政大臣朱家的少爷,名叫朱云浪,练气七层的修为,在他这个年纪只能算一般般,但是架不住背后有财力雄厚的朱家,如今见他方世玉跌落凡尘,不管怎么说也得来踩上一脚,才能消他往日的心头之恨。

     朱云浪见方世玉走来,开门见山嘲讽道:“呦,这不是大名鼎鼎地‘出恭废物方世玉’嘛!来来本少瞧一瞧。”

     朱云浪靠近了一些,却被方世玉身上的臭味熏得近乎窒息。

     只听他面带鄙夷道:“果然是一无是处的少爷,没了小婢女,不会连澡都不洗吧?哦,本少爷忘了,你没了修为,自然无法做到无尘污垢。来,本少爷和你打个商量,我看上你家的仆人了,开个价卖给我如何?”

     方世玉没有记错的话,这朱云浪从小就和他相争,当然这仇怨主要是来自于上一代,方父统兵在外,朱家身为财政大臣,却是找各种理由克扣军饷,方父好几次甚至打上门去,听说朱家的家主没少被揍的鼻青脸肿。而这位朱云浪,好巧不巧正是朱家家主的小儿子。

     父债子偿,这不,朱云浪找上了方世玉,准确的说是找上了方大牛。他要让方世玉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然后让他感受到什么叫屈辱,什么叫绝望。

    朱云浪甚至当着众人的面,挑衅般的捏了一把小白胸前的柔软,他对着方世玉说道:“人人都说方少爷浪荡不羁,却没想连身边的娇俏侍女却还是个雏儿。方少爷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哈哈,老实说,小白味儿道不错。”

    被扯在身前来的小白,却是羞愤不已,眼中含泪,有些愧疚和惧怕的看向方世玉。

    方世玉没有搭理朱云浪,而是走到方大牛面前,沉声问道:“为什么任由他拦着你?”

    方大牛有些焦急地说道:“因为,因为....我怕给少爷惹麻烦。”

    方世玉笑骂了一句道:“你这憨货!少爷是怕麻烦的人吗?”

    “那俺该怎么做?” 方大牛蒙圈的问道。

    方世玉神叨叨地问道:“知道武道的精髓是什么吗?”

     方大牛像拨浪鼓一般摇了摇头,方世玉拍了拍方世玉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方大牛一听眼前陡然一亮。

     接着只见他一巴掌呼向一直拦着他的青衣小厮,打得小厮七荤八素,口鼻淌血。朱云浪见这一幕,顿时宛如老鸨一般陡然提高了几分声线:“方世玉,你这个废物,居然打我的人,本少爷要你好看。”说完就要卷起袖子掏出法符。

     然而此时方大牛却动了, 他宛如一道强风,甚至掀起了两个娇俏侍女的裙子,接着只听“啪”的一声,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从朱云浪所在处传来。

     法符撒了一地,两名小侍女也被弹飞在地。小白愣愣地看着这位曾经服侍的少爷,他不是废了吗?怎么会如此嚣张?小白底下头,一时间却是想到了许多,曾经的方少爷对她们却是极好的,绝不会像朱少爷一般,想着想着小白神色一暗,低下头不语。

    而被一巴掌扇飞的朱云浪挣扎着爬了起来

第5章: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