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赠丹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我屁事?”

     “关我屁事...”

    方世玉的话在空旷的中央广场上肆无忌惮地飘散着,远处还未走远的执法堂弟子,以及依稀围观的弟子纷纷驻足。太久没有人敢这样子对大师姐说话了,上一个人这么说的人,现在正在火峰搬黑曜石,上上一个,正是那个被砍了脑袋的倒霉蛋,据说是某世俗王朝的小侯爷。这方世玉可不就是小侯爷嘛?

    众人兴致盎然。

     若是方世玉被李飘雪砍了脑袋,那就有的玩儿了!他们悄悄地转过身,也不多看,只看一眼,看一眼就走。

     但是让众人扫兴的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除了空气中的寒气加重了几分外,方世玉目前为止还是个囫囵的。当然在他们看来,也仅限于现在。

     李飘雪语气生冷:“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吗?”

     方世玉笑嘻嘻地道:“知道啊,在和仙女大师姐说话啊?难不成在和母老虎说话?哦,大师姐想来不知道什么是母老虎,母老虎呢意思是形容性格独立,刚强..”

     方世玉碎嘴一半,“铿锵”一声。李飘雪的紫色蔷薇剑寒光凌厉地横在了方世玉的脖子前,方大牛翻身而起,试图挡住那把剑,但是李飘雪一挥衣袖,方大牛却被扇到在地。

     蔷薇剑一点儿一点儿地向方世玉刺去,剑尖甚至触碰到了他的喉咙,一滴鲜血顺着剑身留下。

     “你可知道,自己的处境?会死的。”

     方世玉两手一摊道:“那你杀了我好了!想杀我的人还有一大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是吧?李师姐。”

     李飘雪冷声问道:“你不怕死?”

    “怕!谁都怕。我特别怕!人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最怕死得轻于鸿毛,轻飘飘地没啥意思,泰山压着多爽。”

    李飘雪出手的剑一停,她头也不回再扔出一道水光向方大牛砸去,那头笨牛气血沸腾,还是不要让他近身为好。

    “重于泰山,轻于鸿毛...”

    李飘雪细细咀嚼着这八个字,他不知道泰山是什么山,但是对方世玉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却是颇为感到意外。这十年来,方世玉没有惹她,她却时常关注着他。究其原因是因为他是武侯之子,是方家的种。

    天下人都说方家的种本就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是李飘雪知道这个人不是,这个人是活生生的废物,在她想来既然是废物,那么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也没有回来的必要。纵然是青云上人的指示,她李飘雪也无需遵从。

    入练气巅峰三年,她随时可以步入筑基,但是她没有,每个人都知道她在想什么,用青云诀筑基了,就无法结丹,不是青云诀不好,而是没有后续的丹法。所以她不筑基,也没有人敢逼迫他筑基,但是她还是青云门的大师姐。

    青云上人明确表示过,她没有离开山门一日,那么她就是青云弟子第一人。

    李飘雪野心很大,她是真正的天才,筑基不过是尔尔,就连别人心心念念的金丹,只要有法门她相信自己也能唾手可得。但是即使成为这样的一名金丹又有何用?能推翻九门之一的太上道吗?

    李飘雪知道,不能!所以她根据江湖上流传的那个传说,来到了青云门,寻找三千年前青云门那名祖师遗留的痕迹。相比起其他天才,她知道的要更多些,她知道那名抱丹无敌的祖师,乃是方世玉的祖上。

    相比起普通的弟子,她也多少知道些武侯之死的内幕。李飘雪看了一眼远处的青云峰,她在想让方世玉回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最后她的目光还是落在了方世玉身上,他变了,变得有些不能理解了。

    方世玉伸出手拨开蔷薇剑,半开玩笑地说道:“大师姐,你这么漂亮的小仙女,打打杀杀终究不好,剑收起来才好看,人少些锋芒才完美。师姐你说对吗?我在你眼中看不到对我的杀意,而是看到了对我有所求?不知我说得对与不对!”

    李飘雪再次出剑,这一次剑扎向方世玉的左侧肩膀,方世玉眉头轻皱,依然面带微笑。

    李飘雪笃定道:“你不是方世玉?你究竟是谁?”

    方世玉环顾四周笑道:“我是方世玉,正如你们所言我开窍了。我知道有人要杀我, 但是我不会束手就擒。谁想杀我,我就会打死谁!”

    李飘雪冷哼一声:“若是天下九门要杀你呢?”

    方世玉略带玩味儿,又略显认真地说道:“那我便杀尽天下该杀之人!”

    “轰”一个历经沙场的打磨出来的杀气冲霄而起,普通人看不见,可是他们这些开了眼窍的修行之人肯定是看得见的。

    方世玉这杀气不算太凝实,可是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一个人柔弱世子从小生长在青云门,哪里来的如此重的杀气?

    李飘雪看着方世玉,许多没有现身的人也看着方世玉,青云峰上闭关潜修的大人物们也看着方世玉。无法解释,但也能解释,无它,只因为他姓方,是方家的嫡系传人。

    青云峰上,眯眯眼老头儿,此时正蕴养着自己那枚绿豆眼

第9章:赠丹(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