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大宴三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云上人口中的钉子自然就是五百里开外的流云宗,众所周知这一门是太上道安插到楚国的钉子。百多年来,一直卡在万重山脉的口子上,一步步蚕食着青云门固有的势力范围,特别是最近几年,流云宗势力扩张极快,已经严重威胁到青云门的资源获取。

     虽然流云宗不算上门,也无需楚国来供给,但是这些年楚国朝中大小官员和流云宗暗通曲款,许多原本上供青云门的修行资源也被流云宗截了胡。特别是,前代楚王死后,楚国王室对楚国的掌控力低下,如今朝中官员更是正大光明与流云宗勾连。好在金峰一脉将朱家拉拢在手中,否者青云门近乎快到了断粮的地步。

     三万年前,青云大陆修行界大洗牌,世俗划分为五国,修行界封十大上门,从名字可以看出,青云门乃是当时此界最大的门派。纵然后来绝天通地,青云门依然强盛,特别是三千年前武祖执掌青云,直接将青云门推上了此界的巅峰,他顺手还灭了楚国内的另一个上门,形成了如今九门共治天下的格局。

     按理说,一国供养一门本该强盛无比,但是这些年来青云门却日渐衰弱,濒临灭万,百年前青云上人接位,青云门主动放弃许多九门该有的利益,这才开始韬光养晦,历经百年经营才有了如今几百筑基的景象。

     但是筑基虽多,没有金丹,那也是白搭,甚至江湖上如今青云门的名号远远不如流云宗。而此时流云宗内迎来了一名贵客,此人来自北燕,奉太上道法令而来。

     “姜道友不远万里而来,流某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流云宗知客大殿,宗主流浪正陪着贵客,流浪四十岁上下,不高,圆脸且胖,别看他其貌不扬,却是一名实打实的真丹境强者。

    所谓真丹,乃是金丹第二境,筑基圆满,凝虚成丹是为金丹,金丹第一境为虚丹,此时丹如绿豆大小真气堪堪转为法力,不算精纯。

    金丹第二境,丹如鹅蛋,丹出金光璀璨,是为真丹,现如今青云大陆上有数的强者都是真丹境。

     而在真丹境之上,却是丹液化云,成就元丹,三千年来,真丹境常有,而元丹境却不常有。流浪虽然是太上道弃徒,但也是真丹强者,姜姓使者也不敢托大,连连拱手回礼。

     “流宗主客气了,老夫来此只为一件事!”姜使者谦逊地说道。

     “姜道友只管道来,我流云宗定竭尽全力完成上宗交代的任务。”

    “算不上什么任务,只是近些日子来,江湖上关于武祖秘藏的事情闹得那是沸沸扬扬,不知流宗主如何看待?”姜使者抿了一口清茶,目光在流浪身上游离。

    “这...武祖秘藏之事,我流云宗所知并不多,我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些江湖传闻,不说了也罢,免得姜道友笑话。倒是前些日子,舍弟前往青云门遇见了一件令人疑惑不解的事情。那方烈之子让人打了朱家小少爷,青云门上下非但不追究,反而重新让他成为了真传弟子。我想此事定是青云上人那老头儿的算计,所以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去管青云门那边。”

    “但若是结合江湖传闻,想来此事青云门应该有所了解,最重要的是武祖出自青云门,谁也不知道当年对方究竟有没有留下什么。姜道友若是想要了解更多,不妨去青云门一探如何?”

     流浪笑道。

    姜使者却皱起了眉头,这青云门他究竟该不该去?哦,不应该是说,敢不敢去?别看他也是一名虚丹境的强者,可是青云门在太上道的眼里,那里就是龙潭虎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有些发杵。所以才会扶持这个判出宗门的叛徒,当然,流浪当年判出宗门是真的,但是在足够的利益驱动下,叛徒有时候也可以成为特意安插在楚国中的尖刺不是吗?

     姜使者知道,这流浪宗主未必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忠于太上道,他来楚国一趟,也并非是指望流云宗能出什么力。姜使者想要调查武盟的成因,如今武盟声势浩大,甚至直接干涉到了九门的决定。

     之前那些判定要斩草除根的人,此时也纷纷跳出来表示要保住方世玉的命,当然他们还是希望将方世玉握在自己手中。而姜使者来此的主要任务就是要人,但是他不确定自己能否要到人。

    所以才转道流云宗,想要多了解些情况,或者拉上流云宗一起壮壮声势。但是这流浪,顺着话儿就把这事儿推了,让他自己去了解。他娘的,他要是自己能去,那还来这流云宗干嘛?喝茶?还是区区凡茶?

    姜使者看着杯中几片陈年旧茶,心中不断翻涌。

    “看来这流云宗并不欢迎老夫,也是,这些年流云宗一直想要取代青云门成为九门之一,但是太上道中的太上长老们却以‘青云门毕竟是当初的九门之首,有些底蕴,要蚕食徐徐图之’为由三番五次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这流云宗能给老夫好脸色才怪!算了,老夫还是自行想办法吧!”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姜使者最终捧手告退,离开流云宗后,他一路向东,御剑约莫五百里,就看到了一处云从雾绕的山峰。此峰正是青云峰,姜长老落下云头,

第17章:大宴三天(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