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洗牌开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您好,我是王泉,中原做猪副产品的,前几天约好要去拜访您的,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中断拜访行程,希望您能见谅。衷心建议您最近大量备货,以防不时之需。”

    看到这条短信的人,反应不一。

    有人无视,有人疑惑,有人深思。

    ……

    8月14日,中原省城某屠宰场生猪莫名死亡,8月16日确诊为非洲猪瘟,并发布封锁非洲猪瘟疫区的命令。

    8月15日,江省连港市辖区内生猪莫名死亡,8月19日确诊非洲猪瘟,疫区内一万四千多头生猪被无害化扑杀处理。

    8月17日,浙省温市生猪莫名死亡,8月22日确诊非洲猪瘟。

    ……

    从江省宣布出现疫情开始,王泉接到好几通电话。

    杨德军听了王泉的建议,把接货量提升了三成,因为江省的疫情出现,副产价格短时间上涨了将近一块五毛,打电话来表示感谢的同时,也间接的询问王泉是不是有关系,能提前得到消息。

    还有三个打电话来询问王泉为什么会提前知道消息,也是猜测王泉有关系,同时表达了想要合作的意向。

    王泉总共发出去十一条提示短信,一半的客户选择合作,另外一半则是表示以后有机会合作。

    至于杭城的两个大客户,没有反应。

    尽管如此,跟王泉合作的客户已经超过了十个。

    ……

    跟王泉记忆中一样,短时间内,国内多地出现疫情,一时间,非洲猪瘟成为全国民众关注的话题。

    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疫情,屠宰量成倍往上翻,生猪价格每日下跌,白条猪肉和副产品的价格却缓慢增长,市场出现了病态逆增长。

    嗅觉敏锐的猪副产老板,连夜启程寻找客户,更多没有反应过来的副产品承包商,看着越来越多的积压产品,直挠头皮,逼不得已,只能廉价处理手中的产品,给了专业调货的人生存空间。

    林东本身就是承包商,手中虽然没有大厂子,但也认识不少同行。此时的王泉,利用有限的时间调运更多的货物,因为手中有优质客户,且调货量巨大,无形之中帮了那些大承包商的忙。

    短短十天的出货量,超越了林东以往一个月的出货量,为此林东专门购买了两辆单排货车,专门用来调货,林东这个老板甚至亲自上阵。

    王泉最初利用林东兄弟的身份去调货,接触的多了,一部分细心的人发现,真正掌握客户资源的,其实是王泉。

    越来越多的承包商认识或者听说过王泉的名字,王泉手机上副产品的联系人也与日俱增。

    连续忙活了半个月,这种急促的节奏才开始变得缓慢,很多副产品承包商都在开发新客户,渠道增加了,低价处理的产品也就变得更少。

    8月底。

    屠宰量一直上涨,林东手里的三个小场子,以前加一起一天最多杀一千头,现在一个场子一天都能杀一千多头。

    林东只能放弃外出调货的打算,老老实实招工,保障自己场子的平稳运转。

    市场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重新恢复健康,供货量充足之后,猪副产品的价格开始下跌。

    也正是这个时候,行业洗牌悄然开始。

    屠宰场超负荷运转,生猪价格下跌,白条猪肉价格下跌,猪副产品价格下跌,所有产品都在下跌的时候,人工工资却上涨了,特别是能熟练操作的员工,涨幅接近30%。

    因为产品价格下跌,原本三天吃一次的东西,现在可以每天都吃,市场需求量迅猛飙升。

    原本指望薄利多销的承包商突然发现,销量是增加了,可利润却没有了,甚至很多承包商出现了赔钱赚吆喝的情况。

    一天两天赔钱还能接受,可行情一个劲儿的下跌,谁能整月整月的赔钱呢?

    所有

第五章 洗牌开始(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