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虞兮虞兮奈若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项羽开始洗漱,随后自行更衣,在铜镜面前照了一下。

    这是一个二十三岁的成年男子,长得高大威猛,刚硬的脸庞上剑眉星目,再加上挺拔高大的身材,一股年轻人的锐意自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散发出来,让人感觉到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势。

    项梁曾有一言:“吾侄项藉,有巨象之力,壮士也!”

    项羽身上穿着一套由楚绢所织就的衣裳,曲裾深衣,宽袍大袖,领口和袖口为黄色,花纹点缀其中,其余部分为白色,头顶是一个极为寻常的士人冠。

    这就是七雄之中的“楚服”了,楚国虽然已经灭亡十几年,但大秦王朝推行的“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之中对于衣裳服饰并没有严厉的控制,加之会稽郡这个地方秦王朝的统治力量极为薄弱,因此楚服依旧大行其道。

    或许,这便是那位始皇帝之所以驾临的原因?

    片刻之后,项羽在中堂见到了自己的叔叔项梁。

    “见过季父。”(季父,最小的叔叔)

    项梁年纪已经四十来岁,面目和项羽颇为相似,不过和项羽的高大强健相比,项梁无论是五官还是气势都显得更加的温和,稳健以及成熟。

    项梁看着项羽,露出笑容:“吃吧,吃完了去江边,去看看赵政。”

    堂弟项庄在一旁轻声提示:“父亲,那是始皇帝陛下。”

    项梁脸色一冷,目光徒然变得冰寒:“逆子,难道忘了大楚灭国之恨乎?我项氏心中从来就没有什么始皇帝,只有赵政!”

    项庄讪讪,闭上嘴巴不敢说话。

    项羽坐在一旁,就着会稽特产鱼子酱吃着小米肉羹,心中若有所思。

    以姓氏而言,自称始皇帝的那位显然应该被称为秦政。

    但以赵政这个蔑称来称呼的话,无疑是更加解气的。

    项梁重重哼了一声,对着面前的项羽、项庄冷冷道:“你二人记住,赵政于你二人有弑父灭祖之仇,我项氏诸子存世一天,便要将这抗秦大业进行一日!”

    项羽、项庄不敢怠慢,齐声道:“喏!”

    叔侄三人不再说话,各自用餐,大堂之中一时间几乎无声。

    片刻之后,项梁放下木著,淡淡道:“好了,走吧。”

    项羽和项庄同时起身,跟随项梁身后离开大堂。

    大堂之外,已经有大约三十多名门客排成两排,分左右肃立。

    若不是这些门客身上都穿着寻常服装,猛一眼看去甚至会以为这是一支士兵。

    项梁当先而下,项羽正打算紧随其后,突然一个记忆碎片从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还是那本《史记·项羽本纪》,还是熟悉的疯狂翻页,只不过这一页的内容上大部分都是模糊不清,只有一行字显现出来。

    “……项梁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每吴中有大繇役及丧,项梁常为主办,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

2.虞兮虞兮奈若何(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