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级,策天术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胡婕。”我一声刚出口,往前迈出一步,也不知道是刚才愤怒过头、劲儿使大了;还是被鬼主的法术抽空了力气;亦或是紧张、崩溃的心突然放松,我竟全身一下子没了力气,几乎就要瘫倒,那一声仅有两个字的呼喊竟也一下子变得虚弱起来。

    两下踉跄,终于又站住了,双手按着自己的膝盖,抬头看前面,此时那老人已经睁开了双眼,手上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铜钱剑,皱了皱眉头:“哎呀,怎么把它也带来了,明明是想扔掉的啊。”

    我也是不知道世外高人是什么毛病,也许他就是想羞辱这鬼主一下,先取出一小玩意儿,根本不去看他,似乎是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同样的,我也是不知道鬼主此时什么心情,他背对着我,我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应该是连怕带气的,一脸吃那啥了的表情。

    隔了五秒,老人还是没有理鬼主,鬼主可能是看他没动作,自己也是放肆惯了,身形一动,“唰”就从原地消失了。

    几乎就是一瞬间,我都没有看清,只是觉得那老人手上突然一个动作,也不知道是扬啊、是撇啊、是抛啊,还是甩啊的,一个小东西“唰”就出去了。连运动轨迹都还没看的清,我就只觉得眼前一黑,倒不是说我晕了,而是我身前多出了一个人,啊不,是一个鬼,准确的说,就是鬼主。

    不过,在他出现的下一刻,我就明显的听到了电流噼啪的声音,还有一阵焦味。

    赶紧后退两步,也趁机站直了身体,再定睛看去,发现鬼主被封锁在了一个阵中。

    这是个什么阵呢?由十六枚铜钱构成,就是清朝那种圆形方孔的,分布在鬼主的四周,每两枚之间都以一根红线连了起来。这不是普通的线,这是由法术构成的,就跟一道道激光泚花电焊似的,碰上就得出事儿。

    鬼主被封在狭小的空间里,一点也不敢妄动,显然也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但他的眼睛,却是盯着地上。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发现在地上,躺着一个小木牌,就和我的那个信号弹木牌大小差不多,上面雕了个也不知道是龙啊,是麒麟啊还是什么,总之看上去是个神兽,隐约的,似乎有电流掠过。

    “喂,那小子。”这时候,那老人说话了。我抬头看他,他见我看他了,就接着说:“这小鬼,你杀了吧,应该对你挺重要的。”

    他的口气很淡,似乎对这事儿毫不放在心上。

    我杀他?对呀,我当然要杀他,他可是差点害死胡婕。

    伸手一招,青铜剑在手,金光一冒,三尺长。低头看了眼剑,又抬头看了看鬼主,就像那伥鬼一样,丝毫没有犹豫的,丝毫没有考虑他的感受的,直接插进了他的身体。

    “啊——”鬼主的惨叫立刻灌满了我的耳朵,我丝毫不害怕他会引来谁谁谁,就像刚刚他也不怕胡婕的惨叫会引来别人一样。

    青铜剑威力不弱,这一剑我是倾尽了全力的,全身法力不顾一切的涌入剑身,那鬼主挨了这一下,全身也像活人一样的痉挛,来回的碰撞周围的铜钱和红线,爆发出一阵阵轰鸣和黑烟。那鬼主挨了这个,哪还能忍得了,发出一阵又一阵、一声又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那叫声里充满了死亡的绝望。

    没一会功夫,铜钱红线里出现了一股浓郁的黑烟,原先的鬼主早已没了样子,惨叫声也停了下来。等到黑烟散去之后,里面什么也没有了,别说鬼主了,就是个鬼影子也没了,只有那个小木牌还在地上。

    “嘿嘿嘿嘿嘿嘿,小子,杀了这恶鬼,对你的好处也是大大的啊,哎,正好这剑我也不太想要了,干脆给你吧,还有那小木牌,也一块吧,来来来,你过来。”说着拿手招我。

    我可能也是有点儿迷糊,就下意识的往那边探了下头,结果就发现那老人伸手一点,就觉一道金光闪过,我额头一凉,脑子里面,似乎突然金光大放。

    人都说,大脑是人体上最精密的器官,常见到人在手上动手术,在腿上动手术,在肚子上动手术,甚至最大胆的,是在脸上动手术,但没有敢在脑子里动手术的。所以,人们通常不知道自己的脑中长什么样子,但是,在这一刻,我似乎看到了一下。

    辉煌!

    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尽管只有一瞬,就是打个闪的时间,但我还是看见了那里面的样子。

    宫殿!一座十分辉煌的宫殿!金色的,西式的那种,可惜时间太短,我没有看清细节,几层楼?有多大?雕刻了什么?是否有什么类似于石狮子之类的雕像?这些我全不知道。但我记得,在天空上,有一道金色的阳光,正是因为它的照耀,让整个宫殿沐浴着光辉。而且,还有一段咒语,生涩复杂的,组成一部长卷在天上飞,飘来飘去的,还只有一瞬间,我根本看不清,但莫名的,我却能一字不落的把它背下来。

    “&)%…

第十七章 三级,策天术(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