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杀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区区凌云堡的人,资源倒是不少,不过除了资源,这小子身上好像也没多少油水可榨了。”

    壮汉无情的嘲讽,夹杂着其他人忍俊不禁的笑声,听起来那么刺骨锥魂……

    空气带着冰凉,地面的枯叶被无声的卷起……

    滴答……滴答……

    没有干涸的血痕还挂在古轩一的嘴角,炽灼的血水贴着刀锋般锋利的脸颊侧面流淌滴落,仿若坠落九寒,在地面的泥泞中溅开深邃的血花。

    云卷云舒,却是万般寂静。

    古轩一双膝触地,膝盖陷入泥土里……灵牌的破碎,四人的狂肆姿态,好像全都无法进入他空洞的双眼。

    听不见轻蔑的笑声,环绕他耳畔的是嘶鸣,是咆哮的兽吼!

    时光仿佛倒流,那是出阳国,是墓之一族的村落。

    他置身在那个地方,有火焰包裹着他,焚天的火焰舔舐他的每一寸皮肤。

    耳畔还有哀鸣,在那通天的火光下,九首巨妖和妖群宛如群魔乱舞。

    他看见很多熟悉的面容,也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庞在妖兽的齿爪下被撕得支离破碎。

    他双颊有水痕滑落,浑浊滚烫。

    光影扭转,他看见古博善的面孔。

    散发着熟悉气味的堂屋,古博善和他促膝而谈。亦如曾经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闲暇的清晨,懒散的阳光……

    “轩一,孩子,你有着墓之一族最纯粹的先天血脉。墓之一族无数年的传承中,你也是最为特别的。只是你要记住,血脉之力的上限是生来注定,但能觉醒出其中几分力量却取决你的后天努力,你日后尚需更加勤奋……”

    谆谆教诲犹如就在昨日……

    他还看见很多的面孔,只是看见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再现。

    记忆里的他们或说或笑,或亲热的和他打着招呼擦肩而过。每一声熟悉的问候,都像最锋利的剑穿刺他的胸膛。

    他想回首,但回首能看见的只有通天的血焰,那血焰化作滔天的浪潮将他淹没。

    无声,无言……浊滴贴合他的脸侧,混杂进血红里,只是红白的液滴在落地之前就化作袅袅蒸烟。

    破碎的灵牌,被踩在脚下的那一个个名字……

    他屈跪于地,沾满泥泞的衣袍由静而动,由沉而浮,由死而生……

    他的目光依旧的空洞,只是空洞下的黑色眼仁渐渐被血红浸染。红得刺目,红得狰狞……

    胸膛下亦如万箭穿心,心脏的鼓动却似千军万马齐鸣,就像什么庞然大物将要苏醒,下一刻就会破开他干瘪的胸膛。

    不是虚幻,古轩一能感觉到,在皮肤下,每一条血管里,流淌着熔岩般滚烫的血,血的滚烫能焚尽一切。

    如果那四人此刻不是对古轩一置若罔闻,那么一定能注意到他的改变。

    面容还是那般青涩,还是那么人畜无害。只是那衣袍下,浮现一道道赤红的痕迹,那是血液在体内流淌的轨迹。

    红色的痕迹周围的皮肤被灼烧得焦黑,然后再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回复原样,无声无息,周而复始,似陷入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

    血脉之力是沉睡之龙,巨龙悠然醒来。

    这是一场静谧的蜕变!

    又有谁能预料,一场在未来某一日足以颠覆世间气运,逆改人族与妖族,乃至动荡世间亿万年格局的惊悚改变,正在这具孱弱的身躯里悄悄酝酿。

    古轩一一直低垂的头颅微抬,赤红的视野里映入四道身影,只是四人谁也没有看向他的所在。

    ……

    于此同时,在某片遥至无人可及之地。这是一片破碎的空间,每一片空间的碎片都像打破的镜面,就在这片没有边际的亘古虚无中,某棵巨大的古木通

第342章:杀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