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怀璧其罪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起来到内院,九公主一边指挥丫鬟摆宴,一边对李柃道:“我就知你忙起来忘时的,索性叫厨子做了几样菜,简单在这边吃过算罢。”

    说简单,实际上山珍海味摆足十八盘,镶金碗,象牙箸,玉瓷瓶都不曾少,堪称美酒佳肴。

    娇妻对坐陪侍,婢子夹菜伺候,李柃只是坐在那里,亲自动嘴咀嚼罢了,但无丝竹悦耳,歌舞助兴,对他这般泼天富贵的俗人而言,当真也可以说是一顿朴素快餐了。

    九公主动筷不多,瞧他神色,忽道:“夫君怎么好像有些闷气?”

    李柃闻言,吃完口中食物,才道:“还不是念着修炼机缘?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偏巧灵根有缺。”

    九公主宽慰道:“夫君在凡世也算快活似神仙了,何必强求?”

    李柃微微摇头,却是想起,之前自己清点前账,发现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二十一个年头。

    “凡品香方,世俗营生的略过不论,可为老祖所用者不过信灵香一方而已。”

    “不过最近几年,为夫业艺大成,商行事业也蒸蒸日上,摸索出椒,兰,蕙,桂基材数品,辨识草木千百,接下来应该是融会贯通的高产时期。”

    “倘若真有信灵香之外的其他出产,即便自身灵根有缺,也有可能被赐予机缘,引渡入门,以期延年益寿,多做贡献。”

    “我估摸着,成为炼气修士还是有望的,只是即便如此,年寿也不过百岁春秋,如何称得上神仙日子?”

    九公主抿嘴一笑,听他继续阐述衷肠:“凡人寿七十已属古稀,真正风华正茂的时节不过短短两三十年,到老朽时,纵有佳肴美馔在前,娇妻美妾成群又如何?”

    “以前不知有修士显法倒也罢了,既已知晓,如何能不想跳出这尘世苦海!”

    李柃想象了一下自己老朽得鸡皮鹤发,牙齿掉光,走路都驼背,巍巍颤要人扶的日子,忍不住一阵恶寒,似有大恐怖袭来。

    九公主道:“老祖不是已经亲许,成婴后就为你淬炼凡骨么?”

    李柃道:“我倒知老祖是个有信的,可就算借此成了炼气修士,不过凡人锻体的水准,善养生的凡夫俗子都有可能活得更久,能济个甚事?”

    九公主一时无言,好久才道:“难怪老祖都说,你是个心高的,居然都谋到炼气之后的事情了,照我看,万一寻而无果,岂不落个两头都空?还不如及早享乐。”

    李柃道:“及早享乐?”

    九公主道:“我看夫君也不像是爱出去玩的,不如养班家伎听曲赏舞解闷,若有姿色好的,送到房里伺候。夫君与我成亲年余,除随嫁的通房丫鬟收用了,连个妾侍都不纳,外人不知,还以为我善妒呢。”

    李柃哑然失笑,这公主,倒真是没得嫌。

    但想到自己不过是其漫长生命之中一过客,百年之后她斩赤龙,断凡心,真正寻仙问道,自己却早已化为一坯黄土,不免又道心勃发。

    难怪庄子要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啊。

    待得入暮时分,九公主早已先归家了,一场春雨不期而至。

    李柃坐车打道回府,仍然不忘继续自己的研究。

    他至今仍然念念不忘自己的修炼机缘,既然已经确定灵根有缺,仙道无凭,那就索性从修士的另外一大特征,神识念头以及更深层次的灵魂着手。

    这原本是高深境界才会涉及的内容,亏得有老祖协助,才能获得一些典籍和秘录参详。

    李柃估摸着,老祖原本就没指望过自己能研究出个所以然,也不怕胡乱瞎练,折腾出个走火入魔。

    因为修士炼魂由炼气而始,走的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的循序渐进之路,自己连炼精化气都做不到,后续步骤终究只是空想。

    “难,当真是难啊!”

    “这根本毫无头绪,如何才能得入仙门?”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李柃闻到有陌生气味接近,不禁疑窦顿生。

    结果车帘很快被人掀开,是个身穿道袍的马

第2章 怀璧其罪(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