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这故事我知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洪大师把李柃请到旁边葫芦状的石炉前,用一根银针刺在其手指,微微刺痛中,滴出血珠,如同一味药材添入丹炉。

    说来也奇,在李柃血液滴入之后,整个石炉烟气大冒,原本炽烈逼人的火焰立刻停息,复又有氤氲白烟升腾。

    手指之血通心口,辅以神念,即化精血,是可以填注精神意志的。

    当然,若无观想存神的念头,取精血也会失败。

    洪大师略带诧异的看了李柃一眼,似乎没有想到居然一滴就成功取到精血,但很快就把目光转向石炉。

    这时炉盖已经自动打开,一口尺许来长的梭状飞剑展露出来。

    一如其他飞剑法器的形制,此物两端皆刃,无柄可持,锋芒逼人,虽然身处热炉之中,但却诡异的没有太高的温度,通体呈现暗金之色。

    刚才滴入的血液正好落在上方刃尖,肉眼可见如同经络的纹路缓缓在其流过的地方生成,不一会儿,便使得剑体之上也多出了许多血纹,心神牵连之感油然而生。

    李柃甚至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心念一动,就能把它凭空拔起似的。

    当然这并不是真的,李柃有自知之明,现在自己神念力量大幅增长,但却还仍然还是以克论之,远远不够。

    起码也得十余斤力量,才有可能拿得动这种法器。

    洪大师道:“此剑形制名为金梭,剑重九斤六两,平常祭炼,观想存神的法子,李驸马和九公主应该都晓得。”

    李柃道:“这个晓得,有劳洪大师了。”说罢对九公主道:“公主,帮我把这剑拿出来吧。”

    此剑尚还略有余温,而且无柄可握,当然不能用手去拿。

    但九公主是炼气修士,即便有李柃的气机干扰,拔出此剑收好也绰绰有余。

    当即伸手一招,凭空将其摄出,放在早已备好的玉盒之中。

    接下来就是李柃自己的事情,和洪家铺子无关了,但出于人情往来,李柃还是趁机参观了一下这边剑庐,谈起近来时政。

    当李柃问道最近生意是否还好的时候,洪大师答道:“怕是要打仗哩,官家向我们定做了不少武器,不仅赏功和配发将官的百炼精钢刀剑,便是平常刀剑,箭镞,机括,车辕轴承都有。”

    “打仗?”李柃感觉有些莫名,旁边的九公主却是神色微动,传音入密道:“夫君,这个我知来龙去脉,稍后再与你分说。”

    参观完后,李柃告辞离开,洪大师也不挽留,只是带着几名亲近弟子出门相送。

    登上马车,打道回府,九公主这才在路上小声向其解释缘由:“这是老祖为你出气呢,青云真人打你主意,自有仙门法度计较,渚元国那边,还是得叫兵戎相见,这回不趁机拿他十几座城池,数百里沃土都不算报复!”

    李柃脑海里莫名想到一首诗:“昨日东周今日秦,咸阳烟火洛阳尘。百年蚁穴蜂衙里,笑煞昆仑顶上人。”

    凡人如蝼蚁,但却关系百工诸业,仙门资粮,大把的门人弟子等着受用。

    老祖为自己出气,这大概不假,但若说老祖就没有私心,想借机吞了同门掌控的疆土,多收一些供奉,说来都没有人信。

    而有谋夺信灵香的把柄被抓,青云老祖大概也只能认罚,玄辛国想要趁机拿下十几座城池,几百里沃土,很大程度上会成为现实。

    就连改朝换代,让渚元国成为历史,怕都不无可能。

    这就是此世所谓的天命,所谓的定数,所谓世事如局人如棋!

    九公主见李柃神色凝重,不由关切道:“夫君,你怎么了?”

    李柃轻叹一声,吐露心声道:“又要起烽烟了,被卷进去的凡民何其无辜?”

    “还有那些将士们,虽然不是因我而死,但多多少少也有关联,为夫实在于心不忍啊。”

    九公主握住他的手,轻轻拍了拍:“我就是

第6章 这故事我知道(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