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夜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心知暂时影响不到自己,但李柃想要修炼上进,掌握力量的念头愈发强烈了。

    谁愿做蝼蚁和棋子,任由搬弄?

    眼下的生活是靠创造价值换来的,但却依赖老祖庇护而维持,不是真正的自在逍遥。

    李柃略作沉吟,问道:“话说回来,灵根究竟是什么玩意?”

    九公主道:“夫君是想问灵根的本质么?经云,灵根乃天地窍,五行俱全,可阴阳相生,虚实转化。”

    李柃微微摇头:“没有那么玄乎,天地窍的说法其实也只是虚指,至今仍然还没有个定论。”

    “我更在意的,是解剖人体也根本找不到这种东西,应该只是一种唯心层面之物。”

    “人体内部从来没有这样一种叫做灵根的器官或者组织,真不知最初的修士是如何认识到它的存在,并且凭此总结出修炼法门。”

    九公主想了想,答不上来,这种寻根问底的求索不是她这个炼气修士能够应付的。

    李柃又道:“灵根实际上广泛分布于凡民体内,但是五行不全,无法构成平衡,这就是所谓的灵根有缺,仙道无凭。”

    “好比我,其实并不是全然没有灵根,而是五行缺金。”

    “还得考虑阴阳平衡的隐性条件,这使得灵根俱全者和完全无灵根者在人群之中的分布概率都是二的十次方分之一,也即千人一出。”

    “再算上宗门资源有限,未必愿意下大力气栽培,真正诞生出修士的概率还要更低。”

    “但二十年就足以长成一代人,按照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的比例修成炼气,数量其实并不少,只是炼气境界寿元有限,少数天之骄子才能筑基有成,筑基之中,又是绝少结丹,乃至元婴,化神。”

    “如今仙门里面看着高低阶修士数量比例正常,都是老祖们见证一代又一代弟子生老病死方才形成的格局,几千上万年,低阶修士换了不知几代,大修士们还是同一批。”

    九公主道:“这些我还真的没有细想过。”

    她看向李柃的眼神有点儿崇拜,这些东西,莫说寻常凡民,就是仙门弟子,都未必会去思考。

    “叮铃铃!叮铃铃!”

    夫妻闲谈间,突然有一阵铃铛响动的声音从九公主腰间传来。

    李柃定睛看去,但见一串银铃样的腰饰正在抖动:“警心铃在响?”

    九公主神情微变:“来人!”

    很快就有几名奴仆走了进来。

    九公主道:“有贼人从外北苑闯进府里来了,快召家丁们迎敌。”

    几名奴仆神色惊讶,但这时候,还是展现出了训练有素的品质,很快出去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鼓声,一声声报告应答此起彼伏。

    李柃道:“会不会是上次那个渚元国道人提过的师弟?”

    九公主道:“有可能,当日他们调虎离山,把我都误导着向北而去了,好在夫君机智,寻到机会传讯老祖。”

    李柃道:“这般兴师动众,只怕打草惊蛇。”

    九公主道:“打草惊蛇无妨,总不能让夫君冒险吧?不过夫君也不必多虑,谅那闯进来的贼人有天大本领也难找到这里,实在不行,我们一天换一栋楼里歇息,这样的麻烦不会持续太长久,等仙门出来主持公道,那想要私下里寻我们麻烦的蠢货就得倒霉。”

    李柃闻言不免一笑,驸马府这么大,一天换一栋楼歇息,连续一个月不重样都没有问题。

    平常炼气修士倘若空有力量而无其他本领,还真没有那么容易找到自己,他们只是修士,又不是真的神仙。

    虽然感觉有些对不住出去厮杀的奴仆和护卫,但世道就是这样,人总是有私心的。

    九公主担心再中调虎离山之计,伤了李柃,李柃也担心九公主受损。

    不料小半刻功夫之后,几名身上带伤的护卫就回来禀报:“驸马,公主,贼人已经负伤退走。”

    这原本是手下们邀功请赏的潜台词,九公主听到,捂住腰间仍在抖动的警心铃,杏眼圆瞪。

  &

第7章 夜游(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