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细思极恐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果真纸上得来终觉浅,按照典籍上的说法,神魂出窍之后是以精神运转,唯心感召,因此所见所闻会和肉身有所差异,现在看来,这和记忆力,注意力息息有关。”

    “在卧房附近,到处都是我所熟悉的事物,因此色彩分明,纤毫毕现,到了这里才知外界凶险。”

    李柃想到这里,特意盯着某处看去,灵体都依照肉身习惯作出类似瞪大眼睛的动作,被他专注感应的地方果然变得明艳清晰。

    但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转移到别处,原处又模糊起来。

    李柃就像是一个有夜盲症的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提着昏暗的灯笼行走,要防天黑路滑,又怕迷路,实在并不轻松。

    “难怪说神魂出窍远游难,回归更难。”

    “大修士们可不是像我这样贴着地面飘荡,而是飞天遁地,神游太虚,机动能力大增之余,风险也无限增加。”

    “但大修士们神识感应范围和辨析能力远非我所能够企及,危险程度其实差不多。”

    “或许唯一的不同,是我能够嗅到味儿,可以循迹而行。”

    “若有一种特别的灵香作为标记之用,必定能够大大降低出窍远游的风险!”

    李柃突发灵感,想到了一些东西。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府邸北门外的长街,钻进对面小巷,然后在一户人家的院墙下停住。

    “这里气味郁积,大概停留过百来息。”

    虽然已经过去不短时间,但李柃仍在这里嗅到了许多行人的味道,各种事物交杂,还有自己认识的府中家丁往来经过。

    忽略掉无关线索之后,他很快就在脑海中作出判断:“卫笃藏在这里,躲过了他们……然后往这边走了。”

    李柃绕到不远处,果然发现卫笃翻墙而下的痕迹。

    这一次他不靠天赋异禀,直接就用神识感应到草丛中被踩过的树枝和泥土。

    这个时候,气味所形成的路径变得古怪起来。

    它们折叠相交,来回周折了好几次,如同线团打结,形成纷乱的路径。

    李柃耐心理顺,绕到附近另外一条巷子,猛然发现一股特别的酒香味。

    “这是祝师兄的气味,他应该是傍晚时分追来这里,但为何往那边去了?”

    李柃认识邋遢道人好几年了,对这气味当然再熟悉不过,如果说别人都是各种草木或者动物的气味,他就是酒香味。

    这个人嗜酒如命,待他却还算友好,因此闻起来是一种酒香味。

    通过气味的交汇情况不难分辨,祝明已经找到一处痕迹,跟几名护卫往东追去,但卫笃竟然折返回了之前那个气味纷乱,如同线条打结的地方!

    这就有点儿出人意料了,李柃仔细用神念感应了一下,恍然大悟。

    “果真狡猾,竟然在有意误导追踪者!”

    折返回去,路线重合,但是浓淡程度不一,其实还是不难分辨的,只是他有这等天赋异禀,别人却没有。

    甚至就连祝明这样的炼气后期修士也被误导,和其他搜索者一样追向了错误的方向。

    李柃心中暗自警惕,沿着气味继续追踪。

    心知卫笃有可能再次折返之后,他变得愈发留心路线上的重叠交叉之处了,不断理顺线索,寻到较新的气味。

    终于,又飘了五里多,李柃在一户民居的屋檐下成功找到卫笃。

    他不出所料变换了一副陌生的面孔,缩在墙角的阴暗角落闭目养神。

    看这模样,李柃不禁想起了邋遢道人祝师兄,整天穿着一件破烂衣裳,喝得醉醺醺的到处乱逛,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是乞丐。

    但实际上却是在历练修心,游戏红尘。

    他能辟谷,一段时间不吃不喝没有问题,体魄也足够抵御风霜雪雨,不畏疫病,心理上不在乎世俗眼光,贵贱荣辱皆不能移,乃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抓捕凡人奸细还可以大索全城,清查各处客栈,驿所,责令街坊邻居相互监督,若见可疑人员主动上报。

    凡人要吃喝拉撒,各种用度,不可能超脱社会而生存,所以有可能露出马脚。

    但这些办法根本奈何不得这种修士,因为他就这么随便找个角落一窝,铁了心只吃随身携带的辟谷丹,不与人交流接触,根本没有线索可言。

&

第8章 细思极恐(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