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魔指木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夜里,李柃和九公主交颈而眠,神魂却已跑到异闻司兰台署的库房内查阅卷宗。

    这是李柃最新发现的好地方,有许多涉及修士和奇人异事的记录可看,环境又清静。

    增长见闻同样是他如今所渴求,决定以后除修炼,飙云之外,就到这里消磨时间。

    今夜的异闻司有些冷清,似乎不少人手都因李柃昨晚的报讯调动起来,赶往泷河义庄围剿魔道去了。

    李柃不知他们具体的行动时间,干脆留在司部,来个守株待兔。

    他的灵体飘荡在摆放得井然有序的木架之间,不断用神识扫过上面挂着的标签木牌,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很快就发现了按照时间日期和案件性质加以分类的规律。

    一番查阅,得以确认,自己发现的那个令牌是长洲尸仙宗的信物。

    魔道四宗黄泉,幽魂,尸仙,白骨同出一源,信物也大同小异,但从周边纹饰可以看出派系区别。

    “但愿长眠不复醒,留作泉台冥中仙……”

    “冥中……冥宗……”

    “无论怎样解释,都和那个宗门脱离不了干系。”

    他猜测木特使等人是长洲尸仙宗的魔道,潜伏进来,想要在玄辛国兴风作浪。

    这么一群人窜入王城,总不会是来观光旅游,说不定一不留神,连自己都要被卷入其中。

    这并非被害妄想,而是历史上当真发生过的事情。

    千年前,玄洲某个王国就因魔道作祟而毁灭,更加久远之前,相似惨剧也层出不穷。

    所谓正邪不两立,绝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卷宗之中难免涉及到一些不忍言之事,率兽食人只是其一,采生折割,奸淫掳掠比比皆是。

    这些掳掠之类并非凡人理解层面的奴役,而是摄魂夺魄,不得解脱的那种奴役。

    和那些恶行比起来,乡绅黄德所犯罪孽简直不值一提,一般都是枭首示众,抄没家产了事。

    这在异闻司的定罪标准当中,算是较轻的一种。

    李柃很快就看到一个案例,有散修借助魔功祭炼法器,竟把人气血精元添作灯油,被他抓去的凡民个个都用奇蛊养着,持续折磨十数年,生不如死。

    这在异闻司的标准中,同样不算什么,充其量只是戮害凡民的中等罪行,还比不上修炼魔功严重。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暗中修炼魔功也触犯了大修士们给低阶修士制定的法条,而且借鉴理论本身就已经罪同实践。

    这是因为真正称得上重罪的,绝大部分都和神魂,道统有关,又或者涉及人数实在太多,动辄以百万千万来计算。

    “怎么没有人头蜈的记录?”

    “这是一个尚未来得及归档的新品种,还是密级太高,不在这里存放?”

    李柃在过往的卷宗里发现了曾经见到过的水猴,山魈,还有未曾见过的僵尸,毒人,血蝠,魔犬等怪物,但却没有发现任何与人头蜈关联的文字。

    想了想,可能是后者的缘故。

    李柃其实并不是太关心人头蜈,他真正在意的是那种香木。

    它定是灵材无疑,看来还得再花一番功夫寻找。

    一夜无话,又一夜,李柃再次前往异闻司,刚刚进门就闻到大批人马混杂在一起的气息。

    “他们回来了,好像有所斩获!”

    李柃心中暗喜,他竟然在大门附近闻到了木特使的气息!

    当下进入里面转了一圈,发现木特使和那名稍年轻的部属尸体已经在停尸房里躺着了。

    有人利用一种叫做冰石的不入流灵材做了简单的防腐处理,还清理掉了血迹,方便验视,如果不看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还真像是在入睡。

    得,又两个“长眠”了。

    他们随身携带的事物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面,全都作为物证妥善保管着。

    毕竟是司部总舵,规矩还是要讲的,不太可能随意作为战利品处置掉,这要是在下面的分舵堂口,可能已经不知所踪了。

    李柃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刀笔吏在总结这次

第17章 魔指木(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