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泷河之战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数日后,含香阁中。

    李柃神念驱物,把一块奇石摆件摄在空中稳定不动,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然增长至三斤半之多。

    “真是好东西啊,单只炼化这些改进之后的信灵香,就省却我年余之功!”

    “而且,这还远远未到极限。”

    “如若魔指木成功结香,甚至从外洲运来整树,剖出奇楠,可能还会有更加惊人的效果!”

    放下奇石摆件,李柃把注意转回自身。

    这时候他炼煞小有进展,不免开始考虑炼罡。

    魂性本阴,达到一定程度可利用肉身阳刚加以平衡,然后再以神魂之力继续炼煞。

    这就像走路,一脚支撑,一脚迈出,交替轮换着进行,蕴含着阴阳相生的大道理。

    “是时候炼罡了,罡煞齐全,阴阳相济,融入精神,才能蜕变成为法力。”

    “这是通往筑基的道路。”

    在炼气境的理论基础中,五行灵气区分为阴阳罡煞,同属于外。

    与之对应的是神识神念,一虚一实,同样阴阳平衡,都属于内。

    如此内外寰通,阴阳相济,如同太极混沌,才能修出法力。

    李柃专门挑了白天的机会,在肉身状态入定运功,完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炼罡。

    也不知道是否错觉,感觉精神清明了些,又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突然,李柃一怔,再次细细感应。

    “不对!”

    以前毫无概念,并不知情,这一下有所对比,立刻就发现了自身情况和玉册记载的不同。

    “香魄竟似同时蕴含阴阳相济的性质,无需再行转化,难怪祭炼起来这么轻松!”

    李柃惊喜之余,不禁猜测其原因,可能跟焚香炼化,本身就已经蕴含阳性有关。

    但更可能,与自己神魂的特异性有关。

    香魄只是一种刺激它的催化剂,而不是过去以为的香灵气。

    李柃走出房间,来到院子后面,看了看四周,并无旁人,于是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精神之力所化的罡气上面。

    这种力量与香煞交混,重新祭炼,拥有着更为凝实的性质。

    “铮!”

    随着心念流转,空中仿佛有剑光闪动,一道明晃晃的剑锋在指尖浮现。

    它呈现出半透明的液体状,好似一把水剑,但是元气流转间,给人以锋芒毕露的感觉,全然没有寻常液体的柔软之感。

    李柃手掐剑诀,全力将其祭出,如同飞剑版朝地面攻去。

    一声闷响过后,泥地里赫然出现了如同利剑刺击的深洞。

    这威力已经足以击穿凡胎肉身,有了几分剑修的风采,只是剑修要用五行罡煞祭炼剑气,增益其威能,非剑修不必如此讲究。

    李柃暗自振奋:“罡煞化剑!我的攻击手段真的成型了!”

    ……

    当夜,李柃神魂飚飞,享受自由自在的畅快。

    然后如常来到异闻司,点卯般赶到那里看卷宗。

    他最近翻阅了异闻司中不少卷宗,自感获益良多,愈发自觉的来这边报到了。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人在外争执,空气鸣震,使得认真阅读的李柃都被惊动。

    他不禁收起卷宗,飘了出去,结果就见几人匆匆从门口的走廊走过:“你们不去救,我自己去,都到这时候了,还废什么话!”

    “左百户,千万别冲动啊!”

    “是啊,袁百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还是等上头下令再作打算。”

    众人七嘴八舌,听得李柃一阵迷糊,不过当头者却是个认识的人,正是那异闻司百户左忠良。

    左忠良恼然道:“你们到底还有完没完?”

    “有种的跟我一起赶去涟河县救人,上峰怪罪下来,我左忠良一力承担就是,没种也少聒噪,碍手碍脚的,不当人子!”

    李柃这才稍微明白过来,这左忠良竟然想私自出击救人。

    这原本是要当地堂口或者机动人员响应的,但那边好像出了问题。

第19章 泷河之战(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