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小辈,你很识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左,怎么办?”

    “我们已经打斗好几场,累得手都酸了,这次怕是得完蛋。”

    袁百户面露苦涩,不知是哭还是笑。

    “你们走,我来拦住他!”

    左忠良翻身上马,冲向邪修。

    “少他娘的逞英雄,你对付不了他!”

    几名异闻司官差猛的咬牙,骑马的骑马,跑步的跑步,紧紧追了上去。

    在这一刹那,这些老卒们精气神意炽烈得仿佛要透体而出,在李柃的感应之中都显现出了朦胧的光华。

    转眼功夫,左忠良就骑着战马冲到邪修右前方。

    他把刀身斜摆,毫无烟火气的递出,刀光如虹。

    邪修大怒:“不知死活!”

    神念化罡,如同实体墙壁,排山倒海般往左忠良座下战马推去。

    希律律!

    战马哀鸣中,仿佛撞上墙壁,头一歪,就侧翻着摔了出去。

    左忠良也因强大的惯性摔出。

    但他凭着腰力撑住平衡,手中刀芒再现。

    清冽的罡锋使得整把战刀都裹上了一层银光,如同镀锌般锃亮,于空中劈斩而下。

    邪修吃了一惊,下意识神念运转,罡风四溢中,淡淡的大盾虚影竖立身前。

    哗啦!

    银瓶乍破水浆迸!

    清脆的破碎之声中,刀芒和盾影猛烈碰撞,同时炸开,化作点点星芒。

    左忠良在半空持刀扑击,借着余势继续斩了下去,邪修下盘空门大开,被划破右腿,当场鲜血飚射。

    “刀气?”一旁观战的李柃心中讶然,“他竟然能够驾驭刀气?”

    不过很快,他又察觉到了刀芒破碎的细节:“原来如此,那是偏向于阳刚性质的刀罡,过刚易折,远远不及修士罡煞平衡的刚柔并济。”

    “这一手应该是他作为异人的天赋能力,相当于残缺的修士手段。”

    李柃不免为左忠良感到可惜。

    如若他是真正的修士,这一击恐怕就已经把邪修双腿斩断了。

    不!

    如若他是真正的修士,完全可以空中借力,直接把对手拦腰斩断!

    邪修失去了平衡,踉跄着往后退去。

    几名异闻司人相继策马冲了上来,同样战刀拖划,近身之时猛然伸出。

    嗤啦!

    宛若铁皮撕裂的刺耳声音传出,身上衣物竟是一件法器品级的防具,通体用特殊丝线织成,强韧非凡。

    但即便如此,在战马冲锋的强大力量带动下,还是应声而裂,触目惊心的伤口显露出来。

    后续又是几刀跟上,有人落空,有人命中,给他再添一道伤口。

    扑通一声,左忠良和邪修几乎同时落地,所不同的是,左忠良就地翻滚,卸去力道之余避开了战马的践踏,邪修却来不及起身就遭到袁百户三人围攻。

    打铁般的叮当脆响中,法衣坚韧如铁皮,劈之不破,但却还是有人划拉到了他的手脚,头皮等部位,就连面上都多出了一条伤痕。

    若非袁百户等人状态不佳,这一刀又是凑巧划到,恐怕整个鼻子都要被削掉。

    邪修好不容易翻身而起,不禁又惊又怒。

    他口中发出如同野兽的嘶吼,奋力一跃,宛若浮羽悬停在空中,身上烟尘滚滚,剧烈翻腾。

    “你们这些凡人……”

    “去死吧!”

    罡锋呼啸中,一股惨绿色的雾气向四面八方喷涌,片刻功夫就笼罩方圆十余丈。

    几名异闻司老手反应极快,第一时间低头憋气,但袁百户三人身上带伤,还是闷哼一声,只感觉如同被人伤口撒盐般难受。

    左忠良伸手入怀,掏出一枚药丸含在口中,复又冲向摔伤的战马,从骑鞍处拔下机弩,持在左手。

    转眼功夫,冷箭朝邪修身躯袭了过去。

    邪修恰把神念力量用老,悬浮的身躯开始坠落,不得不扭动起来躲避箭矢。

    所有异闻司人见状,不约而同飞快撤退,一口气跑出毒雾范围,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左忠良道:“撤吧,趁他腿伤,你们先走,能逃掉一个是一个!”

第20章 小辈,你很识相(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