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氿口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法准确锁定目标。

    不过都到了这时候,李柃反而不急。

    他读过异闻司的卷宗,知道魔道潜伏都很有耐性,一般不会无缘无故四处挪窝。

    突然,李柃闻到一股极淡的腐尸臭,循迹而去,来到一座高门大户内,立刻浓厚起来。

    这里看起来是当地乡绅土豪的宅邸,夜深人静,一片平和,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在李柃的感知之下无所遁形。

    很快,他就在这处宅邸后院的一处地窖内看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

    只见数丈见方的狭小空间内,约莫百余之数的人头蜈,紫僵,白僵,绿僵,水猴,山魈等各类尸魔摩肩接踵,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

    而在地窖上方,西侧后院的一个厢房内,有人借着油灯照映,正在处理一具躺在桌台上面的少女尸体。

    不难看出的,这是一个溺水的受害者,身躯都已经开始浮肿,手脚,肩胛,腰腹各处皆有紧缚过后的淤青,是被人用绳子绑住之后,投入水中活活淹死。

    桌前忙碌的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者,头发已经枯白,但是手臂仍然极稳,如同醉心于技艺的工匠,为台面上的少女剖开胸肺,灌注一种如同墨汁的黑油,然后用褐色的粗线重新缝合。

    他所用工具不多,但是样样精品,竟然都是蕴含着一定灵力的法器。

    那种黑油同样并不寻常,不久之后,就使得少女全身肌肤开始变得青紫起来,但是僵硬的姿势反而开始柔和。

    随着一股阴冷的气流在四周弥漫,整个房间的墙壁都布上了如同冰霜的白雾。

    陡然间,瞪得大大的眼珠动了一下,那死去少女竟然像是活了过来一般,露出狰狞的怨恨神情。

    老者似乎对此司空见惯,并没有理会,只是拉动旁边一根绳索,招来两名守在外面的年轻弟子。

    “把它搬出去,泡在十九号尸罐里。”

    “是!”两名年轻弟子应了一声,即刻连着竹席把少女抬向另外一个地窖。

    李柃跟过去看了一下,心情沉重之极。

    这里竟然藏着足足三十来个可以装得下成年人的大陶罐,里面泡满了如同血水的浑浊液体,浓厚的酸腐和血腥郁积,令人作呕。

    “魔道诸宗,冥宗最恶,难怪臭名远扬!”

    李柃带着怒意继续探寻这个魔道窝点,共发现不逊木特使的气机深沉者三人,其中一人是刚才见过的老者,另外一人是个身高七尺的魁梧大汉,身形似个铁塔,全身肌肤青紫,似乎修炼了一门尸毒炼体的邪功。

    “他擅长的应该是类似横练功夫的炼尸法诀,但是效果更胜许多,面对等闲刀剑甚至法器都能刀枪不入。”

    李柃对此人生出了深深的忌惮,因为他现在力量不足,只适合偷袭,并不适合对付这种人。

    最后一个气机深沉,值得注意者却是个相貌柔美的年轻女子,看起来比自己略小,和九公主差不多年纪。

    李柃发现这女子时,她正在内院大屋的床铺上盘腿运功,如同云雾的血色光芒萦绕周身。

    李柃隔着窗户感应了一下,发现她的气息极其深沉而且雄厚,给人的感觉竟然不逊于炼气后期的邋遢道人祝明。

    但让人颇感困惑的是,靠近之后,仍然没有闻到尸仙宗弟子所独有的腐尸臭,反而有种如同腥甜之中混杂着夜来香的浓烈异香,仿佛令人精神都要为之昏沉。

    李柃担心神识窥探过度会引起对方警觉,只用闻香识人的天赋异禀去感知,深深记下了这种气味的质感,心中暗想道:“难道她不是尸仙宗弟子?”

    “但若不是尸仙宗弟子的话,为何会跟这些人在一起?”

    尸仙宗上下都是惯常炼尸的,祭炼的灵气以阴腐性质居多,常年跟尸体打交道也容易沾染上尸臭味,非常容易分辨。

    突然,李柃想起一事:“难道,这是个幽魂宗人?”

    尸仙,幽魂二宗向来结盟,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叫做亲密无间,在仙门修士眼中却叫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两宗同出一源,彼此道途恰如阴阳二极,多有互补而少冲突,自创立以来就好得蜜里调油,甚至还经常联姻,彼此互换各类资源

第25章 氿口镇(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