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杀气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斗法台上,赵王孙心中冷冷一笑,只道是杨逍然怕太过显露形迹,所以这一个月来才传了他些最基本的入门本领,笑道:“我已胜了十七场,师弟可已准备好?若是没有,那便下台去也!”

    此两句话听来,盛气十足,却见一尘兀自气定神闲,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拿书卷,浑然似一书生般,淡淡道:“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地尚不能久,何况于人。”

    赵王孙见他又开始念经了,冷笑一声,大喝道:“注意了!”话未落,便已提劲打来。只见他身法极快,掌势凌厉,台上陡然掀起一阵罡风,掌未至,掌风却已先将一尘全身罩住。

    见他起招便是如此凌厉的“飞砂掌”,台下众人尽皆屏住了呼吸,离得近的更是感到一股罡风扑面而来,隐隐生痛。

    黄莺儿芳心暗悬,眼见赵王孙已然逼近,萧一尘却仍无半分动作,心下不禁暗呼不妙,却在这一瞬间,只见萧一尘身若游鱼,往后斜退三步,再借着劲风扑来,左掌倏出,“嗤”的一声轻响,便已借力巧妙避开了这一掌。

    “噢!”

    台下又是一阵惊呼,他们才入门三月,这等巧妙招式,他们便是想也想不到,何况是实战中熟练运用出来?怎才短短一个月,这萧一尘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赵王孙也有些疑惑,对方竟如此轻易避开了他这一掌,反倒使他重心不稳往前扑了去,倘若这时对方后发制人,从后面攻他,必会将他打飞台外。

    想到此处,赵王孙猛地一惊,急急稳住身形,待转过身去时,却见萧一尘站在原地,依旧气定神闲的模样,并没有来攻他。

    越是见萧一尘此刻悠闲的模样,赵王孙心头越是有股无名火,双掌一震,再次疾攻了上去,然而这次攻上去,一尘仍是矫若游龙,从容避开。

    “噢!”

    台下又发出一阵惊呼,而赵王孙连续两次失手,这一刻看着萧一尘,眼中杀意更重了,全当做是杨逍然这一个月来所教太多,对方才有如此本事,思念及此,又陡转身形,再一次攻了上去。

    堪堪半柱香后,只见一尘在台上时而横移,时而斜退,身形直若鬼魅一般捉摸不定,这么久了,赵王孙竟是连其一丝衣角也没碰上,这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高台上,翟长老见这少年身法奇特,脸上微微有所动容,旁边那师兄却是有些疑惑,那次见到这少年时,这少年被打得丝毫还不起手来,如今进步竟是如此神速。

    远处,赵盈儿双眉越锁越深,黄莺儿则像是呆呆出了神一样,才短短三个月,此刻台上那少年,与当初那小村里的少年太不同了,倘若由此时回到当初,那赵家二爷也未必碰得上他一丝衣角,但刚刚自己为何竟未看出来……

    “你,你……”

    赵王孙口中有些微微喘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本该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竟然习得了如此厉害的身法,他今日上台时,满拟两三招便能打趴对方,然后震碎其经脉,却没想到,对方比之一个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竟有如此大的不同。

    “水积不厚,其

第十八章 杀气(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