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长安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元191年秋,黄河北岸,汉都长安。

    八月时节,三伏天过了没多久,秋老虎时常出没,有时比盛夏还要热上三分。不过昨夜刚下过一场暴雨,天气凉爽了不少。

    西城是平民聚居的地方,无有富贵豪宅,皆是些低矮陈旧的普通瓦房,一间紧挨着一间,密密麻麻。格局也无甚讲究,大大小小的巷子纵横交错,宛如一座庞大的迷宫。

    两个蓬头垢面的十五六岁的少年各自抓着几张蒸饼,慌不迭地沿街朝东城跑去,裤管上淋满了脚下溅起的泥点儿。

    十数名叫花子手持棍棒在后追赶,叫骂不断,不时向二人扔砸碎石。

    那两个少年衣着很是破旧,由于二人多日不曾洗脸,便无法看清他们的相貌。只能看出右侧那少年身形瘦而高,跑得较快。左侧那少年则矮而胖,跑不多久便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我实在跑不动了,你别管我了,我被逮着顶多挨顿揍……”胖子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止步抚膝长喘粗气,抬手擦汗。

    “屎都憋腚眼上了,还他娘的磨叽!”身形偏瘦的少年拉住了想要坐倒的胖子。

    胖子不肯起来,只是用手推他,叫他先跑。二人你拉我搡,如此这般,少年非但没能将胖子拽起,反而跟着滑倒,沾了一身泥污。

    仅这片刻功夫,那帮乞丐便追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围住,面泛愤色,个个撸起袖子摩拳擦掌,一副恨不得将二人活剥生吞的样子。

    “娘的,不是挺能跑么,再接着跑啊……”一个看似羸弱的乞丐大口喘息道。

    少年松开了胖子的手腕,起身环视众乞丐一圈儿,目光移动至独眼的乞丐头儿身上时停了下来:“狗娘养的夜壶,呸!”

    被称为“夜壶”的独眼乞丐斜身避开少年啐来的浓痰,目露凶光,冲一干摩拳擦掌的乞丐喊道:“照死里打!”

    众乞丐闻声似饿狼般扑向二人,少年见状,挥起拳头迎上了冲在最前头的乞丐,一拳击中其面门,对方吃痛惨叫,立刻捂着鼻子蹲了下去。

    见此情景,少年又飞起一脚,将对方直接踢翻。与此同时,其他乞丐已经扑腾上来,一人将他拦腰抱住,另外几人一顿拳脚叠加相向。

    胖子见少年不敌,连忙起身揪住一名乞丐的头发将他扯到跟前,照其脑袋瓜子就是一肘,将对方砸趴下之后,又冲那抱着少年的乞丐的脑门头上一脚。

    “先把那碍事儿的胖子撂倒!”夜壶在后大声嚷嚷。

    众乞丐闻声又将目标对准了胖子,有道是身大力不亏,胖子身宽体胖,行动虽不麻利,力气却大得出奇,两三个乞丐很在他身上讨到便宜,基本上是一个照面就被他给踹了回去。

    少年没有胖子那么大的力气,很快就被两个乞丐给打趴下了,那俩乞丐根本不给他起身的机会,连连出脚猛踢他胸腹,少年无力起身,闷哼不已。

    胖子眼见少年被打倒,怒吼着冲那两个乞丐扑了过去,边上一乞丐眼尖手快,趁机自胖子身侧扑上去抱住了他的双腿,胖子立刻被绊倒。

    刚刚在胖子手底下吃瘪的乞丐为数不少,见得胖子倒地,生出了痛打落水狗之念,一哄而上,按住胖子就打,感觉拳脚不得劲儿,就换上了木棍。

    胖子阴沟里翻了船,本想起身反扑,但架不住对方人多,众乞丐一顿棍棒乱抡下来,他也没了脾气,抱着脑袋哭爹喊娘

第一章 长安(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