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左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飞溅的鲜血喷得云羿满脸都是,这一刻他愣住了,长安城的乞儿每年会死很多,有食不果腹饿死的,有三九严寒冻死的,有偷东西被人抓住打死的,从小到大他已经见惯了死人。

    但他从来没见过这种身首异处的死法,更不会想到这是他亲手所为。

    看着那具栽倒的无头尸体中不断喷出的鲜血,云羿心头泛起一股沁骨的冷意,胃里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一股浑浊泛酸的胃液逆流而上,溢出嘴角。

    片刻的愣神给了那两个道人可趁之机,转身急挥长剑,云羿有感慌忙向前急扑,由于未能完全避开,背上立刻传来一股凉意,一阵热流自后背溢出。

    “瘦皮猴!”被紫袍道士死死拽着不得挣脱的胖子凄声尖叫。

    死意笼罩上云羿心头的那一刻,无尽的恐惧接踵而来,但随之在后的是对恐惧的正视,以及对生命的渴望。

    心生此念,云羿转身急挥长剑,架住二人兵刃,起脚踹飞那年长的道人,抽剑刺向年轻的道人的心窝。

    后者见状,慌忙后撤躲闪,云羿忍住背后伤痛,咬牙追击,长剑频频猛砍,对方眼见避之不及,只能挥剑硬接。

    剑不同于刀,本身就不适合猛砍,双方对砍片刻,所用长剑皆多出了数道豁口。

    由于后背上的鲜血喷涌不止,云羿开始觉得头晕,心中急切,便一改刚猛攻势,歪身避开对方剑势,旋身猛踢对方小腿。

    随着一声胫骨断裂的脆响,对方惨叫着斜身,云羿急忙上撩长剑,自对方喉咙下划过,带出一簇娇艳的血花。

    杀掉此人,云羿的眩晕感愈加强烈,但他不敢也不允许自己倒下,摇晃着冲向那一脸惶恐的年长道人。

    那道人见他扑至,强打精神挥剑迎击,两剑相碰,云羿所持长剑不堪重负,应声而断,他人也踉跄着后退。

    那道人见状,面色转惧为喜,随即再转阴狠,踏地急冲,急挺长剑刺向云羿咽喉。

    这一瞬间,云羿听到了胖子撕心裂肺的呼唤,但他并没有给予胖子丝毫回应。

    眼见长剑紧逼咽喉,云羿陡然歪头蹲身,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对方发出的致命一击,与此同时,手中断剑急挑,洞穿了对方心窝。

    “你……”那道人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云羿,前扑倒地。

    云羿此时已经油尽灯枯,无力躲闪,被那道人的尸体压住。

    “瘦皮猴,瘦皮猴……”胖子奋力挣开了紫袍道士的手掌,连滚带爬地上前,推开压在云羿身上的尸体,抱起他语无伦次地道:“挺住,挺住,你他娘的给我挺住……”

    云羿听到了胖子的叫唤,却无力应答,两眼一黑便昏死了过去。

    昏迷中仿佛置身一个无边的巨大蒸笼之中,觉得浑身燥热难耐,胸腔之中好像充斥着一团火焰。

    他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朝着一个方向不停地跑过去……

    “啊!”云羿惊叫着坐起了身子。

    “瘦皮猴!”胖子闻声立刻跑到了他身旁:“可算是醒了,你那天背上都是血,我都想为你准备后事了。”

   &

第三章 左慈(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