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同气连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婆卖瓜……”胖子不知何时跟了出来,在后小声叨咕。

    左慈干笑了两声,回头说道:“你们二人贫苦出身,不识文字,不通礼数,先随莫陆离和祝小庆学习些时日。”

    “这两人是谁啊?”云羿问道。

    左慈没有答话,扭头冲着西面说道:“鬼头鬼脑的偷觑个什么?还不快滚!”

    云羿顺着左慈喊话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几个道人落荒而逃。观其道袍样式,当是骆家道的门人。

    云羿对骆家道也有几分了解,骆家道的创始人叫骆曜,此人曾在三辅地带传授人缅匿术,也就是隐身术。

    黄巾作乱的时候,骆曜也跟着聚众造反,不过此人闹出的动静并不大,很快就被平息,他本人也命丧黄泉。

    骆曜死后,骆家道没有土崩瓦解,在三辅的势力反而更大了。

    左慈吓退了那几个道人后就离开了,去了哪里二人也不知晓。

    “走,我认识莫陆离和祝小庆。”胖子拉着云羿进院。

    回到院中,胖子敲开了东面一间厢房的门,房间里面住的是个与二人年纪相仿的小道人,圆脸大眼,满面和气。

    “胖子,”圆脸小道人看了看胖子,冲云羿道:“咦,你醒啦。”

    “他就是祝小庆,人挺不错的,就是有些孬。”胖子说道。

    祝小庆闻言也不生气,请二人进屋坐下,问道:“胖子,你找我有事?”

    “师父让我们随你学习礼数。”胖子大大咧咧地坐下。

    “我可不自讨苦吃,你野得很,今早师父一回来看你戴着他的莲花冠,没有怪罪你,反倒罚我面壁了一个时辰。”祝小庆连连摇头。

    “那我就告诉师父,说你不好好教我们,让他再罚你面壁一个时辰。”胖子坏笑着打趣。

    “啊?”祝小庆面泛愁容。

    “瞎扯什么?”云羿拉过了胡扯个没完的的胖子,瞪了他一眼,转而冲祝小庆说道:“别听他瞎说。”

    祝小庆连连点头,冲胖子做了个鬼脸。

    云羿拉着祝小庆坐下,与他闲谈几句,拉近了彼此的关系,随后又说起了各自的身世。

    祝小庆是洛阳人,遭遇跟他和胖子有些类似,也是个孤儿,父母早亡,早年沦落街头要饭,没少受人白眼和欺负,去年在洛阳遇到了左慈,被左慈带回了乌角别院。

    提起自己的身世,祝小庆的情绪很是低落,胖子瞥了他一眼:“你知足吧,咱们都见过自己爹娘,”抬手指向云羿:“他连自己爹娘是谁都不知道,还是我爹养大的。”

    祝小庆闻言扭头看向云羿,云羿苦笑不语。

    胖子所言不虚,他在襁褓之中时就被父母遗弃了,是被胖子他爹捡回来的,当时他身上还有块玉佩,上面刻有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那块玉佩是查明他身世的唯一线索,但后来胖子他娘患了重病,他爹为了给他娘看病抓药,就把那块玉佩给典当了凑了诊资,他的身世就成了不解之谜。

    胖子他娘终

第四章 同气连枝(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