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受箓于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清晨,云羿起身梳洗过后,帮祝小庆去煮粥饭,完了给汪小姝送去一份,顺带着将那枚白玉环的交给了她,向她表示歉意,因为汪府早就付之一炬,他没法儿帮汪小姝收殓她父母的遗体。

    汪小姝接过白玉环默然落泪,没有动桌上的粥饭。

    “这是什么?”云羿看着她手中的白玉环问道,他只知道这东西是手指上戴的饰品,却不知道叫什么。

    “韘,”汪小姝抬手擦泪:“先父在世时喜好射箭,这枚玉韘他一直戴在右手拇指上,以免指肚被弓弦拉伤。”

    云羿点了点头,正要劝她进食稀粥,就听到了祝小庆在外呼唤他的声音。

    云羿闻声疑惑出门,祝小庆不是给另外三人送粥饭去了么,怎么会来寻他?

    “胖子发烧了,身子跟个火炉似的,你赶紧去看看吧。”祝小庆面带忧色。

    “我去看他,你去告诉师父。”云羿闻言赶紧跑向胖子房间。

    进到胖子房中,见胖子此时正躺在炕上,额头贴着一条湿毛巾。

    走近再看,只见胖子嘴唇发干起皱,此时正处于昏迷当中,嘴里呓语呢喃,面带惊恐之色,好似是做了噩梦。

    见此情形,云羿伸手去试胖子体温,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胖子体温异常的高,烫得厉害。想到昨夜的寒冷,心知胖子是染上了风寒。

    胖子虽然看着胖,但气血并不虚,体魄比他还好,他都没事儿,怎么胖子就染上风寒了?

    正疑惑间,左慈推门而入,抬眼瞅了瞅胖子,扭头问道:“你们二人昨天去过何处?”

    “昨夜去了汪府,本想替小姝姐姐给她父母收尸的,没想到汪府被董卓老贼给烧成了灰烬。”云羿答道。

    “可曾发生什么诡异之事?”左慈追问不休。

    “他被鬼上身了,那鬼魂当时借胖子之口说过话,听语气好像是小姝姐姐她爹。”云羿愕然说道:“胖子不会出事儿吧?”

    “无甚大碍,只是被鬼上身损伤了阳气,才染上了风寒,吃两副药就好了。”左慈闻言微微摇头,沉声道:“以后没事别瞎跑,得亏不是讨命鬼,不然你俩昨夜就该交代在汪府了。”

    云羿连忙点头答应,胖子没事就好,不然他这辈子都得活在内疚与悲痛当中了。

    离开胖子房间,左慈配了两副药,让云羿带去煎熬。胖子早晚各服用一次,到得次日高烧尽退,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状态。

    次日清晨,左慈召集众人前往正殿,正式收汪小姝入门,待得汪小姝三拜九叩齐全了拜师礼数,师徒名分也就定下了。

    随后,左慈对着供桌上那尊端坐于八宝玲珑座之上的祖师神像为众人授箓,赐下道号、牒文以及诸般道家法器。

    云羿乞丐出身,多有市井恶习,故此左慈赐号“云水清”,取“上善治水”之意。

    胖子属于粗枝大叶的那种人,左慈给他取了个好听的道号“惊雷”。

    莫陆离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足不出户,却请求以“扶摇”为道号,取道家经典《庄子》中的“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之意,足见其内心不像外表所显露的那般保守。

    祝小庆是最早拜入左慈门下的,左慈对他寄予厚望,却又不喜欢他身上的烟火之气,故赐号“逸尘”。

    汪小姝为女子,出身名门,因其大方婉柔、举止有度,颇有仙子之风,故得号“玉真”。

    道家有九品箓

第九章 受箓于天(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