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观存神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叫萧大壮,是啥意思?”胖子追问。

    汪小姝本不想多说,听得胖子问起,只能说道:“‘大壮’是六十四卦之一,为强盛之意。”

    得知自己的名字也大有来头,胖子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满心欢喜地离开了东殿。

    云羿见他嘚瑟,歪头撇嘴,胖子他爹是个粗人,压根儿不知道还有“大壮”这么一个卦象,给胖子取这个名字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云羿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混迹市井多年,开解了汪小姝几句,见她情绪略有好转,便与之道别回屋。

    下午申时,众人再往东屋听左慈讲述道门戒律。

    世上没有难学的东西,只有不感兴趣的东西,一旦对某样事物产生了兴趣,渐渐便能记住,云羿也不例外,此次听经正襟危坐,用心聆听。

    不过他并没能保持多久便又心神分散,原因是时间相对漫长,而且戒律什么的的确很是枯燥。

    胖子更是如坐针毡,不过有了上午的教训,胖子也收敛了许多,即便眼皮打架再厉害,也不敢伏案打呼噜。

    好不容易熬到了酉时,云羿见左慈起身,以为要结束了,未曾想左慈的下一句话直接将他打入了冰窟:“去正殿,随为师操行晚课。”

    道门有早晚功课,就是唱诵教内经典,为道人每日的必修功课。

    早课时多在卯时,卯时阳气初升阴气未动,饮食未进气血未乱,诵经可以使人心平气和、脉通窍利。晚课通常在酉时,此时人已疲倦,阳气衰而阴气渐旺,邪气游荡,诵经能消解疲劳、平静焦躁。

    这些是早晚功课的好处,但云羿并不觉得好,因为他之前就经常听到左慈的诵经声,有好几次是卯时起夜撒尿的时候听到的,经文绕口不说,经义还晦涩难懂,当真枯燥乏味。

    到得正殿,左慈授予众人几部玉宸派的经书,由左慈领诵,众人照着经文听他的声韵学习。

    艰难的熬过了枯燥的晚课,云羿赶紧跑回屋去睡觉,觉得累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晚课结束时左慈说以后每天众人都要坚持做早晚功课,云羿担心明早起不来挨罚。

    次日寅时过半,外面黑咕隆咚的一片,云羿起身掌灯,穿戴洗漱过后前往正殿,此时已然临近卯时,正殿里灯火通明,左慈早在殿内等待。

    此时其他四人还没有来,左慈见他早到,满意点头。

    云羿走到玉宸祖师像前焚香祭拜,转而坐到了左慈对面的一个蒲团上。

    随后到的汪小姝,再过片刻,莫陆离、祝小庆到来。卯时刚到,胖子日急慌忙地跑进了大殿,可能是起得晚来不及梳洗,衣冠不整,鞋是拖在脚上的,眼屎也未擦干净。

    左慈怒瞪了胖子一眼,转而让先到的三人焚香祭拜祖师。胖子未曾梳洗,焚香对祖师不敬,就没让他上香。

    焚香结束,众人各自坐回原处,等待左慈领诵早课。

    祝小庆手指左慈旁侧的一个三尺来高的铜人,低声冲云羿说道:“早课结束了,师父可能会教咱们岐黄之术。”

    “啥是岐黄术?”胖子擦着眼屎插言。

    “医术,”祝小庆解释道:“医家经典《黄帝内经》以歧伯和黄帝的对话写成,所以医术也叫岐黄术。”

   &

第十章 三观存神(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